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 2章 寡妇张月如 第(1/1)分页

第 2章 寡妇张月如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一夜北风忙。www.mankewenxue.com潘小安紧紧的裹着破羊皮,蹲在火堆旁才勉强度过了一夜。

    两只土鸡也聪明的相互依偎在火堆旁。待到公鸡打鸣,潘小安打开屋门,天空黑漆漆阴的厚重。

    “看来是要下雪了”,潘小安不敢再等待,他用瓦罐煮了一碗鸡蛋汤喝上,身子瞬间舒缓开。

    趁着身上这股热气,潘小安拿起斧头走出家门,沿着小河到东边的大树窝去砍柴。

    走了有二里地,他看见一座同样破旧的草房。几根树枝扎的篱笆院,一只大黄狗蹲在屋门口。

    大黄狗听到有脚步声走过,抬起头就要嘶吼。可当它看见是潘小安时,疑惑了很久,但终于没有叫出声。

    潘小安知道这间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寡妇。寡妇名叫月如,娘家姓张。是凤凰岭张黑墩的大户人家。

    张月如命苦,还未出嫁,丈夫便得了风寒而死。

    张月如是和一只大公鸡拜的天地。入婆家门还没月余,公公婆婆便相继身死。

    张月如那点随身嫁妆在安葬了公婆以后,就所剩无几。而她不但是望门寡克夫,还克公婆。

    族人都说她是不祥之人,便把她赶到村外河滩上的破屋里居住。而她夫家的那些田地,自然也被族人瓜分了。

    张月如长的好看,但她凶名太盛,这反而给她独居带来了一点安全感。事有双面,由此可见。

    潘小安不敢向院里多看,便急匆匆走过。

    没想到走在半路上,反而遇见了张月如。

    此时的她,正背着一大捆树枝。消瘦的身躯难以负荷木柴的重量,她只能用一根粗木棍当做拐杖,这才勉强挪步。

    “这么多柴,你都背不动,干嘛不少背一点?”潘小安向她说道。

    张月如听潘小安这样说,愣了一下。她刚才只顾埋头赶路,又想着这么早,路上不会见到人。

    哪知道这个懒惰的书生,这次竟然起来这么早。并且看他的模样,好似是要去砍柴,这可真是稀奇。

    更稀奇的是,这个书生竟然不怕霉运,破天荒的和她说了话。

    张月如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尤其是年轻的男子。

    她的小脸通红,不知道是被寒风吹的,还是因为眼前这个男子搭话羞的。

    张月如见潘小安看她,她急忙把身子转向路边,装作没有听见,没有看见。

    潘小安见她这副模样,知道她不欲与自己说话,便也把身子侧了侧,从女人身边走过。

    张月如见潘小安不再和她说话,心里有一点怅然,也有一点轻松。

    她拄着拐杖,背着木柴继续往家走。“看来今天只能砍这一次柴了,等会要是在遇见他,实在太过尴尬。”

    张月如心里这样想着。她加快脚步向自己的小院走去。

    潘小安来到大树窝,见树林边一些小树枝都是新断的树杈。而那树下还有一个掉落的荷包。

    潘小安捡起荷包,看了一下。见上面绣了一对鸳鸯,鸳鸯对浴,旁边还有一个如字。

    他便知道这个荷包,肯定是张月如刚才砍柴时掉落的。

    他把荷包放到怀里,想着一会路过她家门口时,还给她。

    然后,他往树林里多走了一点距离,看见一棵大树,被风吹断了。

    于是,潘小安捋起袖子,举起斧头对着这棵断树砍了起来。

    砍了一小会,这棵枯树便轰然而倒。枯树上的枯枝很多,潘小安不一会就把这些枯枝,都用斧头削了下来。

    他把这些枯枝打好捆,放到一边。然后又把这棵枯树的主干用绳子捆绑住,拉出树林。

    拉到小路上以后,潘小安砍了几段粗树枝在地上做了个轮滑,把枯树放在上面拽着走。

    走了没多远,他就看见张月如急匆匆的往这边走来。

    张月如没想到潘小安砍柴砍的这么快。她想要侧身闪过时,就听见潘小安对她说:“你回来是要找东西吗?”

    张月如停住了脚步,她俏脸通红,不敢回答,只把头轻轻点了一下。

    “可是一个荷包?”潘小安又问。

    张月如面上一喜,又点了一下头。

    潘小安见这古代女子实在太过羞涩,不忍心逗她。便从怀里摸出荷包,递给她:“可是这个?”

    张月如很怕荷包被潘小安看到,但没想到真的被他捡到。

    她也没想到潘小安会主动交给她,她急忙伸手接过。

    荷包上还有潘小安的体温,但张月如的手指却是冰凉的。

    “这个女人穿的也太单薄了!”潘小安这样想到。“如此单衣,该怎么度过这个冬天呢?”

    “谢谢潘公子”张月如只能道谢,声音轻柔,格外好听。

    潘小安嘿嘿一笑,“一点小事,谢什么。快点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张月如再次愣了一下。往日里也见过这少年几次,他对自己总是面如冷霜,今日怎么如此热情?

    潘小安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也怕继续说话,她会感到尴尬。便拉起木头往回走。

    他每往前走几步,就要重新垫木棍,走起来特别缓慢。

    张月如不敢走在陌生男人身前,只能缓慢的跟在身后。

    每当潘小安重新垫木棍时,总会对张月如笑一下。

    张月如感觉这少年的微笑很美,她心里也很高兴。她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人对她微笑了。

    “那个潘公子,我可以帮你垫木棍吗?”张月如感觉自己疯了,她的脸颊很烫,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有勇气说出这句话的。

    “好啊,那可真是麻烦你了。”潘小安连忙答应。

    张月如还以为潘小安会拒绝,她可是一个霉运缠身的女人,凡夫俗子尚且不想沾惹她,更别说读书人了。

    “你拿着后面的棍子,垫到前面来就好了。”潘小安给她讲解到。

    张月如点点头,她在后面其实早已看明白了。这些木棍不就是大树干的轮子吗?

    两个人搭配,行进的速度就快了很多。来到张月如的小院时,潘小安把那一大捆树枝放到了她家门口。

    那也是他一早就决定给她的。

    张月如看到这一大捆木柴,有点不解的看着潘小安。

    “这些木柴给你,我只要这一根大木就好了。”潘小安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