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101 章 莫氏母子 第(1/1)分页

第101 章 莫氏母子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见潘小安如此激动,潘忠立马唤来两名衙役。www.xiluoxuan.com

    “去找两把铁锹来,给我使劲挖。”潘忠一指潘小安用脚点的地方。

    两个捕快身强力壮,挥动铁锨就开挖起来。

    草丛下的土格外松软。好似被人挖过几遍一样。

    挖了有小半米深,翻出的泥土带着点油泥。接着就是一股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

    两个捕快没有防备,被这恶臭熏的呕吐起来。

    “大人”潘忠的声音有点颤抖。

    “小心挖掘,看这模样估计不是一具。”潘小安转身离开,去别处查看。

    许胜领着捕快在赵银英的卧室里仔细寻找。

    他听从潘小安的命令,把每一件物件都搬一搬,扭一扭。还真让他找到了密室所在。

    这密室的机关,就在赵银英床头那只老鹰的鹰眼上。

    许胜一按鹰眼,那大床就嗤嗤啦啦移开。床下出现了一个大洞。

    “快去禀报知县大人。”许胜守在洞口,没敢下去。

    “大人,密室被我们找到了。”

    许胜见潘小安来到,忙表功道。

    “进去看看。”潘小安迈步就要下洞。

    “大人,还是让小人给你掌灯吧!”许胜找来一只火把,抢在潘小安面前进入。

    拾级而下,洞中阴暗潮湿。

    但是下到洞底,再转过一个过道,里面就豁然开朗起来。

    四四方方一个地窖,这是赵银英的藏宝库。

    潘小安随手打开一个槐木箱,里面满满的一箱铜钱。

    他捡起一枚铜钱查看,是最新的重和通宝。

    “把这些箱子检查清楚,登记造册,贴上封条,抬到县衙仓库保存。”

    潘小安在宝库里看了一圈,却没有藏人的地方,心里有些失望。

    潘小安叹了一口气。正要出去时,他发现了墙壁的异样。

    墙上有四只长明灯。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其中三只头昂在上,只有玄武低着脑袋。

    潘小安走到玄武灯前,用手捏着龟脑袋往上一扳。

    “吱嘎”一声,藏宝库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一道暗门。

    众捕快停下手中工作,都向这暗门里面看去。

    许胜急忙拿着火把,走到暗门前。他向暗室一照,“哎呦”喊了一声。

    暗室里放着四个木笼。木笼中关押着三名女孩,还有一个木笼中关着一对母子。

    “你们是什么人?”里外的人一起问道。

    “我们是凤凰郡县衙的捕快。奉知县大人的命令来救你们了。”

    笼中女孩就掩面而泣,“谢天谢地,总算等来了青天大老爷。”

    “你们被关押了多久?”潘小安问。

    一个女孩抽泣:“已有半月之多…”

    “把她们眼睛用黑布蒙上,再带出去。把她们送到县衙后院,好生安置。”

    许胜一一照办。

    “你可是莫刘氏?”

    “大人怎么知道小妇人姓氏?小妇人正是莫刘氏。”

    潘小安心里高兴,终于找到你们了。“这孩子…”

    “这孩子是我儿子。前川快来拜谢大人。”

    莫前川倒是机灵,倒头便拜。高呼“小人跪谢大人。”

    潘小安把莫前川扶起来,发现他格外瘦弱,全身冰凉。

    潘小安脱下自己的棉衣,裹在莫前川的身上。

    他抱起莫前川,“跟我走吧!”

    “大人…”莫刘氏想要回孩子,张张嘴又没敢说。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翠兰,你帮忙扶着点莫夫人。”

    潘小安走出地窖,正赶上匆匆而来的潘忠。

    “大人,事情重大啊!”潘忠脸上都是汗珠。

    “发现了几具?”潘小安问。

    “总共有十具完整的尸体,是三男七女。还有一些白骨,已经无法辨认。”

    潘小安叹息一声,“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

    “大人,如此大案,要不要禀报给临城?”

    潘小安沉思一会,“你找个性子慢的人,先去通判府禀报,然后再去府衙。”

    潘忠会意。

    潘小安抱着莫前川,带着莫刘氏出了春月雅居,直接来到沭河小院。

    “小安哥,你回来了。”修武打开院门,高兴的喊道。

    他看见衣衫破烂的三人,“小安哥,她们是?”

    “修武,这三人是我的贵客。你采薇姐呢?”

    “采薇姐,采薇姐,小安哥回来了。”

    马采薇从厨房里快步走出,她脸上带着微笑,“小安哥”

    当她看见潘小安怀里抱着莫前川时,又惊讶的说道:“小安哥,这是你的孩子吗?”

    潘小安摇摇头,“采薇,这是莫前川。是莫夫人的孩子。”

    马采薇困惑的点点头。

    “一会再给你们说明。采薇你带她们去洗洗澡,在给她们找身干净衣服,再…”

    “再给你们做点饭,是不是?”马采薇皱皱鼻子说道。

    潘小安笑了笑,“正是如此。”

    潘小安坐在小院的石凳上,看着暮色苍茫,感到有点疲倦。

    “很累吧?”马采薇给他端来一碗茶汤。

    潘小安端起茶汤,一口喝下。“各有各的累法。你们在家里也辛苦。”

    “我不辛苦。每日里就只是给这两兄弟做饭,洗衣。他们兄弟也是个会疼人的,总是帮我干活。”

    “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人不能总是活的那么疲倦。”

    马采薇迷惑的看着潘小安,“小安哥,你这话说的深奥,我不懂。”

    “小安哥是说,人要活的轻松愉快,而不是为了辛苦干活。日子过得苦哈哈。”

    陈修文从院外走了进来。

    月余没见,陈修文长高长胖了许多。文质彬彬中又带着一点洒脱。

    “修文知我心意。”潘小安夸赞道。

    “小安哥,我呢?”陈修武追问。

    “你是我的臂膀。”潘小安看着更加健壮的陈修武。

    “小安哥,那我呢?”马采薇也跟着凑趣。

    “你是咱家的小厨娘。”

    “哼”马采薇一瘪嘴,“好好好,小厨娘现在就去给你们做饭。”

    等到吃过饭,莫氏母子这才来向潘小安感谢。

    此时她们已经焕然一新,收拾的干净整齐。

    “大人,莫刘氏跪谢大人的大恩大德。”

    潘小安赶忙把她扶起。

    “大人,你为何要救我们母子?”

    潘小安心中一酸,他转过脸不敢去看这母子,“我是受人所托。”

    莫刘氏是个聪明人,她见潘小安不想说,便不再追问。

    “莫夫人,你们为何会被关进地牢?又怎么被转到春月雅居的呢?”

    “大人难道不知?”莫刘氏带着哭腔,委屈的问道。

    潘小安摇摇头,“那人没有告诉我。”

    “大人,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莫刘氏开始讲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