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93 章 初见高俅 第(1/1)分页

第93 章 初见高俅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回客栈再说。www.zhuoxinge.com都是你喜欢吃的。”

    “是皇宫里的菜吗?”莫紫烟口水都要流出来。

    “是的,都是美味佳肴。那些老古董不喜欢吃,反而便宜了我。”

    “嘿嘿,也便宜了我。”莫紫烟一把抢过食盒。

    江湖人称“老莫”的杀手,现在越来越爱撒娇。

    皇帝的赏赐分发下来,张禄带着捕快和挑夫去鸿胪寺领取。

    潘小安则去太尉府找高俅。

    太尉府高屋建瓴,气象非凡。门口有八名虎背熊腰的兵丁,分立左右。

    两头石狮也是威武雄壮。

    高大门眉上“太尉府”三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

    潘小安投上帖子,又塞了银子,这才有仆人把帖子给带进去。

    潘小安等在门旁,暗暗咒骂。时间过去很久,才有一个老管家慢悠悠走出府门。

    “哪个是潘小安?”他明明看的见,就是头仰在天上,用鼻孔看人。

    “正是在下!”

    “哼,跟我来吧!”这老仆牛气哄哄。

    潘小安骂了一声“老狗”,便跟着他进入府中。

    穿过九曲十八廊,老仆一指前面的大厅:“太尉大人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潘小安把眼一看,那厅堂之上,明晃晃挂着四字招牌:白虎节堂。

    潘小安一把拉住老仆,“我在府中人生地不熟,岂可随意乱进。

    万一冲撞了谁,可有嘴说不清。还是麻烦你带我进去吧!”

    老仆脸色一红,他想要把手抽出来,却被潘小安紧紧抓住。

    “你是何人?怎可如此无礼?”老仆怒道。

    “我是皇帝新封的县令,白虎少年郎便是在下。”

    老仆啊哟一声,忙说失敬。

    “速去禀报,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耗着。”

    潘小安放开手,老仆这才急匆匆的跑走。

    “太尉有请,跟我来吧!”

    这次老仆带他来到雅兰厅。路过一个小院时,潘小安见那小院中,还有关于蹴鞠的各种摆设。

    高俅爱踢球,由此可见一般。

    潘小安进入雅兰厅,两盆君子兰好比人高,墙上挂着紫蝶戏幽兰,寥寥几笔便趣意横生。

    “这老贼还挺有品味。”潘小安在心里嘀咕道。

    “咳”从侧室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这人容貌甚丑。

    长脸多麻子,嘴阔眼白多。胡须稀疏,人中深陷。

    “你是何人?”

    “在下潘小安”

    “哦”高俅脸上一寒,见了本太尉,为何不跪?

    “在下乃是皇帝亲封的县令,下属见上官,可以不跪。”

    高俅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

    对于潘小安的顶撞,他微微有些生气。

    “你来见我何事?”

    “为王进之事而来。想请高太尉放他一马。”

    “呵。你算什么东西,我家的一条狗都比你高贵。小小知县,也敢来我府上说和?”

    潘小安也不着恼。“下官不是来说和,而是来交换。”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换?”高俅一脸不耐烦。

    “我有张画院的画。”

    高俅微微沉吟。“张画院肯为他说辞,看来这少年也有些来头。这王进之事,时间久远,也不值一提。

    只是眼前少年太过讨厌。得想个法子整治他。这事急不得,慢慢来才有趣。”

    “把画留下,你可以走了。”

    潘小安本来想找他讨一纸说明。但若是他想要赖账,有这说明又有何用?

    “高太尉言出必行,天下尽知。我这就回去大摆筵席,让汴梁之人,皆知太尉高义。”

    潘小安话一说完,就把那幅紫猪挂珠图放到桌上。他双手抱拳“告辞”

    “竖子何其可笑!”高俅愤恨的骂道。

    潘小安走出太尉府,哈哈大笑。能气一气这个老灯,也是一件快意的事情。

    至于以后他会不会报复,小人之心岂可猜度?

    潘小安找到王进,把这件事给他说了。王进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了地。

    潘小安打算和辽国武士比完武之后,当着汴梁民众的面,把这件事讲出来。

    给高太尉来上一顶高帽,让他想摘也摘不下。

    “小安,没想到你竟然有此奇遇,此后倒是该称你为知县大人了。”

    潘小安老脸一红,“哥哥需要说笑。你我永远是兄弟。”

    王进点点头,“小安你随我来。”

    王进把潘小安带到河边,这里是汴河的一股支流,河岸上长满了芦苇。

    此时隆冬已至,芦苇花变得愈加雪白。

    王进突然发难道,一拳向潘小安打来,潘小安急忙闪避。

    王进的拳头直冲潘小安的鼻尖,他见潘小安闪躲,就变拳为掌直劈下来。

    潘小安急忙挥拳格挡。两人一来二去交换了十几招。

    “好一套光明掌”王进喝道。“咱们在比比兵器。”

    王进往后退一步,从地上捡起两根木棍。

    他扔了一根给潘小安。“看我蛟龙出海”

    王进一棍做枪,直刺潘小安咽喉。潘小安见自己这根棍长,也以同样的招式袭击王进。

    “一寸长一寸强”王进闪身躲避,向前一步贴着潘小安出棍,“一寸短一寸险”。

    王进边打边教,一套太祖棍法使完,他把棍子一抖,敲在潘小安的长棍上。

    潘小安用力抓紧,长棍没有落地,但却寸寸折断。

    “运内劲,使巧劲。”王进这样讲解道。

    经过这一番比试,潘小安领悟了很多兵器上的技巧,此后武艺精进很多。

    王进看着潘小安眼里闪着光,也高兴的哈哈大笑。

    “辽人没有什么了不起。以你今时的武艺,这天下你哪里都可去的。

    只是临敌要懂机变,不畏惧,自可战胜一切对手。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王进都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他武艺高强,博览众家,教育徒弟认真细致。

    “谢谢哥哥指点。”潘小安由衷感谢。

    王进却摆摆手,“自家兄弟,无需多礼。咱们回去吧。”

    潘小安回到鸿升客栈,莫紫烟小脸微寒。

    潘小安看看桌上的菜,见她都没有动筷,埋怨道:“你怎么不吃饭?”

    “没胃口,不想吃!”

    “身体还没好,我带你去看大夫吧!”

    “不看”莫紫烟拿起桌上的大羊腿,开始啃了起来。

    “以后不用等我,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先吃。”

    莫紫烟停顿了一下,“我才没等你。我刚刚只是胃口不好。”

    “现在呢?”

    “现在我能吃下一只羊。”莫紫烟傲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