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 47章 岌山有匪 第(1/1)分页

第 47章 岌山有匪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潘小安看了看押送的队伍。www.zhuoxinge.com八个挑夫,每人挑着两个筐子,六个捕快,一边站了三个。

    赵胖子看着潘小安,怒目而视。“王捕头,你这是何意?怎么能让外人一起押运呢?”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气,赵捕快莫要多心。”

    “对对对,王捕头说的对。王进,这二人不用付银子吧?”许县令问道。

    “大人,小安是我兄弟,有胆有识。他过来帮忙押运,不收银子的。”

    许县令满意的点点头,“好,不收银子好啊。年轻人有觉悟,我心甚慰。日头已经老高,时辰不早了,你们快些上路吧。”

    这一行人拜别县令,向临城进发。临城在凤凰郡西南二百里处,沿途多山,多河,道艰路远。

    出了凤凰郡,沿着沭河古道向西南行走。

    六月如火,天气炎热。走了一上午,大家都感到特别疲惫。

    “王捕头,这天也太热了。你也不让弟兄们休息一下。使唤骡子,也不能这样使唤吧?”

    赵捕快长的胖,比起瘦人更加不耐热。听到赵捕快要休息,其他捕快也吵嚷着要休息。

    “兄弟们,此地山高林密,不适合休息。我看前面不远处,有一开阔所在。我们去那边休息如何?”

    众人只能勉强同意。又往前走了一段,赵胖子开始不乐意了。

    正所谓,看山跑死马,看着宽阔明亮的地方,其实远的很。

    赵胖子一屁股坐到阴凉处,他拉开胸前的衣服,露出肥嘟嘟的肚皮,“你们谁有力气走,谁走,我是走不动了。”

    王进见赵胖子如此扰乱军心,刚想要发脾气,却被潘小安拉住了。

    “哥哥,就让他休息一下吧。天气这么热,大家都很疲惫,便是走路也走不快。”

    王进没奈何,只能下令原地休息。而他则保持警惕,四下里查看一番。以防有人躲在草丛里,暗暗搞偷袭。

    潘忠解下水囊递给潘小安,“小安哥喝点水吧。”

    潘小安摆摆手,让他把水囊给王进先喝。王进是老江湖,自己有携带的。他让潘忠自饮。

    “小安,这出门才走了十几里路。照这速度,晚上可到不了韩家庄啊!”

    “哥哥无忧。咱们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只要在期限内,将税银送到就好。”

    果然,在赵胖子磨磨蹭蹭之下,这伙人走到岌山,天已经大黑。

    黑夜赶路,显然是不可能。王进把这十六担财物聚集在一起。

    他让挑夫围着担子坐成一圈。又吩咐捕快,分守在四方。

    便是这样,王进也还不放心。他对小安说,

    “小安兄弟,你帮我守上半夜,下半夜的时候,我和你换班怎么样?”

    潘小安点头答应道:“原该如此,就按照哥哥说的办。”

    潘小安找了一个高坡,和潘忠背靠背而坐。“小安哥,我怎么觉得此地有些古怪呢?”

    潘小安看着不远处的松树林说道:“小忠,你说的对。晚上睡觉的时候机灵点,尤其小心那个赵捕快。”

    潘忠刚要向赵捕快那边看,却被潘小安拦住了。“别看,你心里明白就行。”

    潘忠也机灵的很,立马转头看向了远方。

    “小安哥,我下午的时候,在那山坡上看到了很多大脚印,你说那是什么动物的脚印?”

    “嘿嘿,你问得这个问题,我还真知道。”潘小安得意的说道。

    “我就知道小安哥一定知道。那你给我说一说那是什么动物?”潘忠好奇心强烈。

    “那是龙的脚印。只不过这个龙长的有点恐怖,所以给它们取了一个名字叫恐龙。”

    “恐龙?”潘忠大为惊奇。

    “嗯,恐龙。恐龙分为很多种类,有的吃草,有的吃肉。有的长着翅膀会飞,有的脖子很长…”

    潘小安正说的起劲。山坡的松树林里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

    听到这叫声,潘小安立刻警觉了起来。他攥紧了手里的玄铁锏,“小忠,这鸟叫声有古怪,要警觉一点。”

    潘忠拿起身旁的短枪,“小安哥,我去看看。”

    “别动,你看”潘小安指指赵胖子。

    赵胖子听到鸟叫声,伸了一下懒腰,“哎呦,我肚子疼。要去方便一下。”

    赵胖子说的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他装模作样捂着肚子,急匆匆跑进了树林。

    一个老捕快还和他开玩笑道:“赵胖子,你小心点。树林里蛇多,别让蛇咬到你的屁股。”

    “滚吧你,我的屁股可是铁做的。蛇要是敢咬我,看我不把他的牙崩掉。”

    赵胖子话说的硬气,可到了树林边,他却怂了。“蛇大哥,是我赵胖子。小弟初来乍到,你们可别咬我哦!”

    赵胖子说的滑稽,逗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赵胖子真是一个怂包。”潘忠轻蔑的说道。

    “别大意,跟我下去转一转。”潘小安站起身来,他手持玄铁锏,慢慢走下高坡。

    “赵胖子,什么情况?”树林里竟然藏了一伙人。

    “大当家的没有来吗?”赵胖子看着眼前几人,不满意的问道。

    “赵胖子,你态度好一点。这是我们二当家,人称岌山太岁马横。”一个贼眉鼠眼的喽啰说道。

    “我不管你是马横还是马竖,这次我们押的银钱足有万两,要是韩大当家不来,你们几个根本搞不定。”

    “切,赵胖子你少瞧不起人。我们二当家手段高明,等你见识到了,一定会闪瞎你的狗眼。”

    赵胖子瘪瘪嘴,“你知道这次押运的人是谁吗?他是汴梁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你觉得能打的过他吗?”

    马横虽然号称岌山太岁,但也只限于打劫过往的商人,百姓。

    当他听说押运人是王进时,心里也是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托大,“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白白错过这次机会吧?”

    赵胖子摇摇头,“前面三十里就到了韩家庄。那里有个小酒馆,明天中午…”

    赵胖子压低声音,出着损主意。马横听完也点点头,“高,实在是高。到底是衙门里的捕快,这主意出的可真妙。”

    赵胖子哼的一声,“屁话少讲。回去告诉韩大当家,我赵胖子那份要再多二百两。”

    说完这话,赵胖子也不等几人回答,又抱着肚子走出树林。边走还边哼哼,“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肚子可真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