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 4章 共处一室 第(1/1)分页

第 4章 共处一室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张月如嗯的一声,她把棉衣悄悄拉进被窝里,“这个少年咋知道我只穿着小衣?真是羞死人了。www.xiluoxuan.com”

    潘小安背对着床,“你要快点穿哦,这样对着门外很急人。”

    张月如再次嗯了一声,她把这件棉衣悄悄穿上,感觉特别合身。新的棉衣,也给她带来很大的温暖。

    “潘公子,我穿好了。”张月如害羞的说道。

    潘小安转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张月如,小病初愈,脸蛋嫣红,一双大眼睛也有了神采。

    “还不错,蛮好看的。”潘小安这样夸奖道。

    张月如害羞的低下头。她没想到,这个少年会如此直白的夸赞自己。

    “喝点米粥吧!”潘小安把瓦罐里的米粥,倒进黑碗里,端给张月如。

    张月如看到碗里的白米粥,心里想要拒绝,手却诚实的接了过来。

    自从嫁到潘家湖来,这样的米粥自己一次也没有在喝过。张月如把米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真香啊!”

    “潘公子,你…?”张月如不敢独享这人间美味。

    潘小安微笑一下,“张姐姐,你就叫我小安吧。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公子,只是一个小农户而已。”

    张月如不可置信的看着潘小安。“士农工商”,古人最重等级和身份。

    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农户虽然也有一些身份,但终归是比不过读书人。

    “潘…”张月如还没有叫出口,便被潘小安摆手止住了。“叫小安吧。这样听起来没有那么生分。”

    张月如没想到潘小安会这样说。她也不是一个迂腐的女人,只是被命运打磨了而已。

    “小安,谢谢你!”张月如真诚的说道。

    “这样才对嘛。”潘小安把剥下的鸡蛋皮,扔给了大黄狗。又给它用破碗盛了一点粥。大黄狗蹲在角落里吃的香甜。

    潘小安把剥好的鸡蛋递给张月如,“吃个鸡蛋,补充一下体力吧!”

    张月如却摆摆手,“不用了小安,我有这一碗白米粥,就心满意足了。”

    潘小安却把鸡蛋塞进她的手里,“你看,这瓦罐里还有四枚呐。你最少要吃三颗才行。”

    张月如心里一颤,她特别感动。“从小到大,也就她娘待她最好。若不是她的娘亲去世的早,她也不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小安,你…”张月如感动的流出眼泪。

    潘小安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是说道:“张姐姐,几颗鸡蛋而已。不值当哭泣。”

    哭了一小会,张月如才止住眼泪。她也不去擦泪,只把鸡蛋慢慢放入嘴里。

    在刚才的一哭一止间,她已经决定要在以后的时间里,好好报答眼前的这个少年。

    张月如喝了一碗白米粥,吃了一颗鸡蛋后,就不再吃。

    潘小安对她几次推让以后,也就不再劝。刚刚病好,少吃一点反而更好。

    “那个小安,我要回去了。”张月如虽然很贪恋这屋里的温度,和有人陪伴的温暖。

    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被人看见,传出闲话,自己已是名声败落之人,无所谓。

    若是影响了少年的前程,那自己可真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天黑路滑,道路不好走。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再说你那小屋,冷得像冰窖一样,怎么能够住人。

    你便在这里放心住上一晚,明日我去帮你把小屋修缮一下,盘一个土炕。那样便可度过整个冬日了。”

    张月如听少年说的妥当,心里也有些松动。但喝了这几碗温水,又吃了这一碗白米粥,些许便意涌上小腹。

    “小安,你可不可以给我找一双鞋子。我想出去一下。”张月如说的声音很小,她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无礼。

    潘小安略一迟疑,便心下了悟。他在樟木箱里翻了翻,还真找出一双单布鞋。

    “穿这双吧,就是单薄了一些。”潘小安把鞋子拿到床前。

    张月如等潘小安转过身去,才敢掀开被子。她快速的穿上鞋子,向门外走去。

    潘小安看她猴急的模样,心里好笑,但嘴上却不敢发出声音。

    大黄狗见张月如出门,想要跟出去。却被张月如呵斥了回来。

    大黄狗悻悻然走到屋里,又蹲到屋角。两只土鸡睁眼看了一下它,便不在意的又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张月如出去一小会,才慢慢的走进屋子。她不知道是该继续到床上去,还是蹲在火堆旁。

    “到床上睡一觉吧,明天你的感冒就该大好了。”

    “感冒?”张月如不明白,重复了一遍。

    潘小安暗暗责怪自己傻,说这样的词语,别人怎么能听的懂:“风寒,你的风寒就好了。”

    张月如看着潘小安慌乱解释的模样,感到很有趣。

    早听人说书生讲话总是文邹邹的,今日见了小安,才知道他们所言不虚。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张月如坐在床头上,看着地上的火堆发呆。

    潘小安坐在火堆旁也是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竟然打起瞌睡。

    待到鸡鸣,潘小安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羊皮被。而张月如和大黄狗已经走了。

    潘小安走出屋子,院子里的积雪并不多。东方的天空已经出现一片红,看来今日会是一个晴天。

    他摸起地上的雪,洗了一把脸。便回屋把米粥热了一下。

    还有那四枚剩下的鸡蛋,潘小安吃了两颗,剩下的两颗他又揣进了怀里。

    拿起斧头,再次去大树窝砍树。路过张月如家时,他向院里喊了几声。没有听到回应。

    “这大清早的去哪里了呢?”潘小安不再等待,继续向大树窝走去。

    来到大树窝,潘小安便看见了大黄狗和正在捡树枝的张月如。

    大黄狗看见潘小安,急忙跑到他身边,围着他亲热的打转。

    张月如看见潘小安,面上一红。“小安,你也来砍柴啊?”

    潘小安点点头,“张姐姐,你的病好了吗?也不多休息一天。”

    张月如点点头,“都好了,我可不是楼上的小姐,身体好的很。”

    潘小安哈哈大笑,“嗯,干劲十足,真不错。这个给你吃。”

    张月如正在思考潘小安说的“干劲”,她感觉手里一热,低头一看,竟然是两颗鸡蛋。

    “小安,这鸡蛋太珍贵了,给我这样的人吃,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