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65 章 高衙内在此 第(1/1)分页

第65 章 高衙内在此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高福便把那封书信递给高衙内。m.wangzaishuwu.com高衙内接过书信扔在一边。

    “我的高叔啊,斗大的字我不识一个,你让我看哪门子书信啊?”

    高福心里暗暗畅快,“就知道你狗屁不是,老子就是消遣你的。”

    “衙内,信是蔡太师府上蔡升发过来的。说他在济州府遇见了王教头。”

    “王教头,哪个王教头?”高衙内早被酒色掏空了脑袋,哪记得这许多。

    “王进啊!”

    “是他?是他!”高衙内大喜。

    “这鸟人现在在济州府吗?”高衙内兴奋的问。

    “不,他在临城。现在他隐姓埋名,在临城凤凰郡做了县尉。”

    “吆呵,这老小子挺本事啊。得罪了爹爹,竟然还敢在本朝为官,这可真是狗进茅房找屎(死)。”

    “衙内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明日我便亲自带人去把他抓回来。”高衙内也想出去威风一下。

    “衙内可不敢大意。那王进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我怕…”

    “怕个屁。我最近新收了几个龙虎护院。他们是四兄弟,号称汴河四大金刚。枪棒骑射厉害的很,抓个王进还不是手到擒来。”

    高福点点头,“衙内高才,笼络了如此多的奇人异事。此去临城,必然能马到成功,轻松将王进拿捏。”

    高福走后,高衙内心痒难耐,喜不自胜。他也不管卧室里那些莺莺燕燕,径自来到后院的演武场。

    演武场足有二亩地大。有宅院两座,供这些护院武师居住。

    宽阔的场地里有箭靶,有刀棍架。还有练力气的石墩,树棍等等。

    四个赤膊上身的武师,在成对抵角。看这架势是在练习摔跤。而他们管这个叫相扑。

    这四人互不相让,都在试图把对方摔倒,或者推出圈外。

    周围围着五六个看热闹的武师,其中二人,头上竖着犄角,一看就是扶桑人。

    他们看见高衙内来了,都更加努力的表现自己。而看热闹的武师,则赶快搬来椅子让高衙内坐。

    “鬼藤,我们的相扑绝技,你看怎样?”高衙内问道。

    鬼藤“嗨”的一声,腰弯成九十度。“大汴梁人杰地灵,衙内更是大大滴好。这相扑,我的喜欢。每日,好好的联系。”

    鬼藤还做了一个相扑的标准姿势,只是这人个子矮小,长的黢黑,看起来格外滑稽。

    “犬夜丸,你呢,喜不喜欢?”高衙内问另一个扶桑人。

    这个犬夜丸长的倒是白静,他穿着华丽的服饰,佩戴着腰刀。

    “衙内大人,我的不喜欢这种流汗的武艺。我的喜欢刀,只有刀才是武士的象征。”

    高衙内两样都不喜欢。他的身子有点被掏空。走路都费劲,更别说还练武了。

    “犬夜丸,你说的对。”高衙内趴在他耳边问他,“那种书,还有没有?”

    “吆西,衙内品味高高的。书少少的有,银子却是大大滴贵。”

    高衙内知道犬夜丸的意思,“书比较稀少,但是价钱却很贵。”

    他掏出一块独山白玉,这玉刻的是观音图。“这个赏给你。”

    犬夜丸接过来,对着灯笼看了看。白玉光洁,完美无瑕。

    “衙内真是好人。我的很喜欢。最后一本珍藏本,送给大人。”

    犬夜丸从怀里掏出一本崭新的书册。这书册颇厚。

    他递给高衙内时,还略有不舍。高衙内急切的接过书,打开一看,这些穿着华丽服饰的女人,格外美丽。

    这些上了彩的图画,每一幅都惟妙惟肖。这些连环画,完美的呈现了闺房隐秘之乐。

    高衙内粗粗翻了一下,便站起身来。他招呼那四大金刚,“明日早起,我要带你们出去一趟。”

    他不等四大金刚回信息,便急急忙忙跑回自己的卧室。

    他要按图练习,好好的研磨这水磨功夫。

    和王进道别之后,潘小安来到沭河小院。修文还在背诵论语,修武在练习齐眉棍。

    两兄弟一人读书,一人习武。同处一院,竟然互不打扰。反而,有一点和谐的气氛在里面。

    小厨娘也没睡。她坐在石凳上,腿上放着针线筐,手里在放着鞋垫。

    “小安哥,你回来了。”小厨娘听到脚步声,回头看见潘小安,便放下手里的针线,走了过来。

    在家里要叫他小安哥。这是潘小安定下的规矩。他知道自己性格上有些软弱,怕自己会迷失在一声一声的“大人”中。

    “我只是一个小农民。”潘小安要这样时刻的提醒自己。

    “小安哥,你吃饭了吗?锅里还有给你温的饭。”马采薇关切的问。

    “采薇,你坐下来休息吧。我吃过了,过来看看你们。你在这里还适应吧?”

    “适应。这凤凰郡可真好。街上卖东西的也多。今天修文陪我逛街,我买了好几样吃食呢?只是…”

    马采薇说到这里,小嘴一撅,便不说了。

    “只是什么?你这是说评书呢?还带吊人胃口的。”

    潘小安坐在石凳上。修文,修武要过来行礼,被他摆手止住了。

    “只是东西都太贵了。便是一个鞋垫都要三文钱。我还不如自己缝呢?”

    潘小安拿起马采薇缝的鞋垫,一朵牡丹,花开富贵;一对彩蝶,比翼双飞。

    “采薇,你这手工活做的真不错。绣的这些东西栩栩如生。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被潘小安夸了这一通,马采薇俏脸通红。

    “小安哥,就你会夸我。我娘总说我是个假丫头,整日里疯玩。手工活做的难看死了。”

    潘小安哈哈一笑,“不难看。好看的很。这蝴蝶双飞,修文最是喜欢。”

    马采薇哼的一声,“那个说要给你们了。”她拿起针织筐,夺过潘小安手里的鞋垫就跑走了。

    过了一会,她又端来一碗茶汤。“小安哥,水烧开了。你要泡脚吗?”

    潘小安摇摇头,“你去休息吧。我们这几个男人,不需要你照顾。”

    马采薇摇摇头,“爹爹让我勤快一些,要把你照顾好才行。”

    潘小安也是无奈。“有些观念,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更改的。”

    他不想对别人过多的说教。“修武,你去帮采薇姐打水来,咱们一起泡泡脚吧。”

    修文却放下了《论语》,“小安哥,我去吧。修武正练到紧要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