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 55章 石子河滩 第(1/1)分页

第 55章 石子河滩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船夫叹息一声,并没有搭话。m.aihaowenxue.com陈修武在想问时,被潘小安制止了。

    石子河里能有什么鬼怪?有鬼怪的只有石子河上。

    从渡船上下来,船夫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句,“你们要是去马家寨,还是要小心一点。”

    说完这句话,船夫船篙一撑,就离岸而去。

    下了船,并不是什么码头,而是一处没有水的沙滩。

    往马家寨去,要走过这十里沙滩。沙滩上还有一些细小的水流,有的水面很宽,要渡河而过。

    两个衙役一个叫许胜,一个叫王利。他们也都是凤凰郡人。

    许胜长的个子高高的,有点木讷;王利却聪明伶俐,会看眼色。

    “县丞,我来背你老吧!”王利对潘小安说道。

    潘小安哈哈大笑,“王哥儿,你可别笑人了。我算什么“老“?再说,脱了鞋就能走过去,怎么可以让你背着呢?”

    陈修文接过潘小安的鞋,潘小安拍了拍王利的肩膀,“出来办事,咱们就是一个团队。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

    王利老脸一红,他有点小尴尬,想要拍马屁,却拍在了马蹄上。

    王利是今年春上刚来的衙役,他很想巴结一下县丞大人,好在衙门里找个依靠。

    “跟上吧,县丞都走远了。”许胜喊了他一声。

    “许哥,县丞大人不会恼恨我说他老吧?”王利有些心慌。

    许胜嘿嘿一笑,“你呀,没有明白县丞大人的意思。他是说,咱们只要当好差就可以了。”

    “哦?”王利不解,“难道我背他过河不是当差吗?”

    许胜摇摇头,“我看这个县丞和别个有些不一样,他并不喜欢使唤人。”

    河沙松软,在沙滩上走路很累人。连续走了四五里路,潘小安就让大家停下来休息一会。

    陈修文取出干粮和烧鹅,分给大家吃。

    潘小安一手拿着鹅头,一手拿着大饼,吃的香甜。

    这时,从马家寨方向,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吆吆喝喝,抬着两个猪笼往河边走来。

    “县丞,马家寨那边来人接我们了。”陈修武说道。

    潘小安三两口把饭吃完,他在沙滩上的小溪里洗了洗手。

    “修武,我看他们不像是来迎接我们的。”陈修文说道。

    “那他们这一群人是干什么的?”

    “别猜了?他们这不是过来嘛!”潘小安说道。

    转眼间,这伙人就走到近前。他们只是看了潘小安这伙人一眼,眼神不是很友善,也似乎没有停留的意思。

    “县丞,那猪笼里关着两个人。”陈修武嘴快,他兴奋的喊道。

    听到“县丞”两字,那伙人停了下来。从人群里走出一个须发半白的老者,他向潘小安一拱手,

    “我是马家寨的里长,敢问可是凤凰郡潘县丞?”

    王利挺直胸膛,大声回答道:“正是潘县丞来此。”

    那老者甚是骄傲,他点点头。“县丞大人且在此稍稍等待,我们办完家事再来招待你。”

    许胜却大喊一声:“马里长,你好没道理。岂能让县丞在沙滩上等你?”

    马里长没有回答,从他身后走出一个黑脸后生,“县丞又怎样?莫不是还要我们跪拜迎接不成?”

    “你?”许胜被怼的哑口无言。

    潘小安哈哈大笑,“这位后生言之有理。你们有事自去忙,我们跟上看看可好?”

    那黑脸后生哼了一声,“十里沙滩,都是我家的。我要说不好,你们能滚吗?”

    马里长见潘小安脸色有些不好,假意斥责道:“马玉超,不得无礼!”

    转而他又皮笑肉不笑的对潘小安说道:“我看县丞,还是留在此处的好。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还用不到你来操心。”

    马里长说完这句话,便自顾自走开。

    “县丞,这个马里长怎能如此轻慢我等?实在不当人子。”陈修文咒骂。

    连带衙役许胜,王利也被气的够呛。

    “修文,稍安勿躁。这样的事情,咱们以后还会遇见很多。

    这些豪强富绅独占地方,对于衙门管控向来不甚理会,这很好理解。”潘小安倒是不生气。

    “县丞,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傻等着吗?”陈修武有些激动。

    “大人,求你救救我家大春吧?”一个老汉扑通一声,跪在潘小安面前。

    “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有话站起来好好说!”

    许胜,王利急忙把老汉搀扶起来。

    “老人家,你是受了什么委屈吗?”潘小安和颜悦色的问道。

    老汉看潘小安年幼,但却有几分威严。便擦了擦眼泪说道:

    “小人是马家寨的村民马老五,只有这一个独生儿子马大春。

    大春是个好孩子,就因为反对马里长和他侄子马玉超,独占石子河。

    他们就陷害大春和春妮有私情。要把他们浸猪笼…”

    “春妮是谁?”潘小安问道。

    “春妮是小老汉的邻居。她父母早亡,老汉见她孤身生活太可怜,便时常让大春去帮她做些伙计。”

    “这也没有错啊,干嘛把他们抓起来?”陈修武说道。

    马老五摇摇头,“春妮这孩子知恩图报。大春时常帮她做活,一来二去她对大春也情意。

    我家老婆子,想在秋里给他们完婚。没想到马里长看上了春妮,想要将她纳为小妾。

    春妮不从。马里长便诬赖她和大春私通,要把他们两个浸猪笼。大人,你要为老汉做主啊!”

    “马大叔,你先不要着急。我不能只听你一家之言。你可敢当面和马里长对质?”

    马老五点点头,“小老汉没有半句虚言,如何不敢对质!”

    “许胜,王利”潘小安喊道

    “小人在”

    “你们快步上前,阻止他们伤害猪笼之人。是非曲直总要问个明白才是。”

    “是”

    许胜,王利两个衙役,转身向河边飞奔。

    “修文,你带上马大叔慢慢赶来。”

    “修武,你跟我走。”

    潘小安见马里长那伙人,看到衙役追来,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向河边奔跑的步伐。

    “谁是谁非,似乎不用断已经清楚明白了。”

    “二叔,那狗县丞要多管闲事,我们怎么办?”

    马里长哼的一声,“嘴上连根毛都没有,他能管什么?

    在我们马家寨的沙河滩,还轮不到他指手画脚。

    玉超,你先带人把这对男女,给我扔到石河子里喂鱼。我等在这里会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