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91 章 祥瑞频出 第(1/1)分页

第91 章 祥瑞频出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呀,原来是狐仙送福。m.gudengge.com无量寿佛,善哉善哉!”

    杨老三立马变得恭敬起来。

    狐仙岭的狐仙最是灵验,谁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乱嚼舌根。

    “小安,你在相国寺附近,可知道那白虎少年是谁?”

    潘小安摇摇头,“张大哥,我也不知道。马上就到初九了,那时候谜底自然揭晓。”

    先有狐仙送福,又有枯径长粟。

    汴梁外城,一块自留地里的粟米茎上,又重新长出了一株粟米。且这粟米颗粒饱满,足足有九十九颗。

    再有就是大相国寺里的荷花池里,又有白莲含苞待放,只等官家来时便迤逦绽放。

    而更为神奇的是,内城里一家农户,他家养的母猪临产,竟然产下一头长鼻子大象。

    而同一时刻,郊外的采石场里,有石工在岩石中凿出一头大象化石。

    这一个个祥瑞频出,让徽宗皇帝兴高采烈。

    “朕果然是真命天子,世间万物都来向朕祝贺。”

    蔡京,童贯,高俅等人也随风就势,纷纷表示衷心。礼物一个比一个贵重;贺表一篇比一篇华丽。

    这生辰的气氛,开始变得浓烈。

    这些祥瑞也冲淡了白虎送佛这件事。白虎送佛不再突兀,变得顺理成章。

    “这些都是方大哥他们做的吗?这种操作手段,可真了不起。”

    潘小安又想到自己,自己做的那事实在太过明显,刻意的痕迹太浓。

    “三思而后行,谋全篇刻细节才是事半功成的决定条件。”

    时间很快来到初九。

    开封府腾府尹下令净街。大相国寺前后左右三条街内居民不得外出,闲杂人等一律清除。

    而殿前司早已派重兵,将大相国寺包围起来。

    殿前司曹指挥使,更是亲自来到未来佛殿,将大殿里里外外查了个仔细。

    殿前司护卫,在文冠果树下发现了一块石碑。

    石碑古朴沧桑,年代久远。青苔下还有曲曲折折的古老梵文。

    曹指挥使将此事禀报给皇帝。皇帝让李延找人破解。

    大相国寺藏经阁扫地僧给破译出来,却是一首打油诗似的偈语:

    漆黑之地有光明,身披白虎井中行。

    七彩弥勒开口笑,袅袅佛音佑宋庭。

    宋徽宗看着这诗久久不语。这诗已经很明显的指出宝物就是七彩弥勒。

    而漆黑之地正应了自己的梦境。这袅袅佛音又会是什么呢?

    初九夜晚,新月上弦。

    宋徽宗在大相国寺吃了素斋。他在智清长老的陪同下,来到未来佛殿。

    宋徽宗上了一柱香,双手合十拜了拜。这未来佛大肚弥勒,笑口常开。

    宋徽宗心情也愉悦起来。他调侃智清道:“长老可能勘破未来?”

    “阿弥陀佛,贫僧只修现在。不问前世来生。”智清也是会回答。

    徽宗皇帝赫然一乐:“长老真是好修行。”

    这时李延太监走了进来:“官家时辰到了。”

    “传旨吧!”徽宗皇帝下令。

    李延小步跑出殿外,宣旨。

    殿外力士一个接一个传达,几里之外都能听的清。

    “凡献礼之人,属虎之人出列;有虎头纹身者出列;有名虎之人出列;有虎皮之人出列。”

    在场千人,哗啦啦走出很多人。潘小安也随着站了起来。他怀里抱的就是那张白虎皮。

    因为进场要搜身,莫紫烟等在鸿升客栈。她靠近窗台,心里很替潘小安担心。

    “求佛祖保佑”她在不停念叨这一句。

    “小安”王进和张禄都看向潘小安。

    潘小安只是朝他们点点头,他脚不停留,既然已经做了,那就要做到底。

    树的影,人的名。没有名声和地位,很难有机会去做一番事业。

    这呼呼啦啦百十号人,排着队来到未来佛殿。

    徽宗皇帝看着这些人,有老有少,有强壮有瘦弱。“谁才是白虎少年郎呢?”

    李延早把那四句打油诗背熟。他依次问这些人,“你可知道这黑暗之地是何处?”

    “有的回答是地窖,有的回答是冰窟,有的还回答是在密室里。”

    李延听完这话,都摇了摇头。轮到潘小安时,李延问他,“你可知道漆黑之地是何处?”

    潘小安昂首挺胸:“文冠果下一口井。”

    李延一愣,“莫不是这少年?”

    于是,他又问道:“你因何而来?”

    潘小安一抖怀中虎皮,白虎威风,便是在黑夜里也有夺人气魄的魅力。

    李延被吓了一跳。“你…你…且在这里等待。”

    “官家,这少年答上来了。”

    徽宗皇帝向潘小安看去,见他脸上虽有稚嫩,但傲气凛然。不由赞赏几分。

    “他是何人?”

    李延急忙翻找名册:“官家,叫潘小安,来自临城。正是那大宋小农民。”

    “哈哈”官家大笑,“这便是上天给我送来的白虎少年郎吗?”

    “李太监,你让他去试试吧。”

    李延小步跑过来。“你可敢去井中一探?”

    “有何不敢!”

    潘小安疾步来到井边,脱衣就要往井中跳。

    “不可”李延急忙喊住他。

    “中贵人莫要担心,我不怕冷。”潘小安信誓旦旦。

    此时已经入冬,井中水冷,薄有冰冻。

    “嘿,那个管你冷不冷。我是说你要披上白虎皮,别冲撞了佛祖。”

    潘小安挠挠头,“我还以为你关心我来。”

    李延白了他一眼,“咱可没那个闲心。”

    潘小安披上虎皮一跃而下。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李延也不敢派人去井口观看,怕人多搅扰了佛祖。

    潘小安双脚蹬住井壁,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才开始行动。

    时间太短,显得有点假;时间太长,别人会等的不耐烦。

    但有一说一,这虎皮披在身上可真暖和。

    约莫时间差不多了。潘小安跃下井中,把塑料袋拿出。

    他把塑料袋藏到脚底,然后打开水晶盒。里面的弥勒佛滴水未沾。

    潘小安摸到弥勒底座,一边打开开关,一边大声喊道:“灭灯”

    井上众人,见潘小安下去好久没有消息,正等的不耐烦。忽然听到“灭灯”

    李延看向徽宗皇帝。徽宗皇帝点点头,周围的灯笼,火把都熄灭了。只等着宝物出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