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48 章 义正言辞 第(1/1)分页

第48 章 义正言辞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赵胖子走出松树林,看见潘小安往这边走。m.ruxueshu.com赵胖子怕松林中的人,被潘小安发现,故意拦住潘小安,并大声喊道:

    “小子,你来这边干什么?找屎吃吗?”

    潘小安听赵胖子说的粗俗,也毫不留情的说道:“赵捕快,你干的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赵捕快心里一惊,脸上微微变色。“我干什么好事了?你说清楚。”

    潘小安嘿嘿一笑:“你肯定是躲在松林里吃屎了,不然咋这么久才出来,说话这么臭?”

    “你大爷”赵胖子恼羞成怒,上来就要抓潘小安胳膊。

    潘小安侧身一闪,右脚一伸。赵胖子抓了个空,脚下被潘小安一绊,啪叽一下摔倒在地。

    “哎呀,天黑路滑,你要小心一点啊。”潘小安大笑的说道。

    赵胖子知道潘小安不好对付,他心里恨恨的想道:“先让你得瑟一阵,等明天看我怎么拿捏你。”

    一夜无话,天刚刚微亮,王进就把大家叫起来赶路。

    早上走路,天气凉快,体力消耗的慢,能走的快一些,远一些。

    等到中午,终于走出了岌山,来到山下的村子韩家庄。

    韩家庄村口,有一小饭馆名曰:岌山酒肆。

    赵胖子看到酒肆心里高兴,他对王进说道:“王捕头,走了一上午。兄弟们都累了,咱们去酒肆喝杯小酒,休息休息吧?”

    王进本不欲进酒肆。但看大家都有这个意思,也不好反驳。便只能点头答应,“也罢,就去吃杯水酒,休息休息吧。”

    早有店伙计看着一伙人来,他见这伙人穿着差字衣,急忙上前行礼,“几位差爷,打尖还是吃酒?”

    仔细看来,这店伙计就是昨晚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不打尖,吃了午饭便走。好吃的菜给我们上个十盘八盘的,再给我们来一壶好酒。”王进对店伙计这样说道。

    这伙人总共分了两桌,挑夫们一桌,潘小安和王进这些捕快一桌。

    菜上的很快,有河虾,有鲤鱼,有萝卜还有烧鸡。一小坛水酒满满当当发着酸气。

    “小安,你要不要喝一碗?”王进问道。

    潘小安本想摇摇头,可看见店伙计站在一旁,便点点头答应了。

    看见这伙人都喝了水酒,店伙计心里高兴。他对着赵捕快挤眉弄眼,一脸得意。

    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钟。潘小安只觉得头晕眼花,哐当一声倒在了桌子上。然后又是几声哐当哐当的声音。

    “王捕头,你喝醉了吗?”赵捕快一连问了三声,见王进都不省人事,便哈哈大笑起来。

    后厨那边也有人哈哈大笑,“赵兄弟真是好手段。咱们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就把这几人拿下了。”

    “呵呵,韩大当家,咱可有日子没见了。兄弟之间都生分了吗?”

    韩飞龙嘿嘿两声,“赵兄这说的什么话?咱们的情谊哪能随时间变浅呢?”

    赵胖子一指地上的箩筐,那就看看韩兄弟的诚意有多少了?

    此刻的他们,已经开始要瓜分税银了。

    韩飞龙原名叫韩飞,他在岌山落草,见山上有动物生双翅,好似飞龙,便改名韩飞龙。

    “赵兄提供消息,功劳最大,这十六担东西,你拿四担怎样?”

    赵胖子听说能有四担给他,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

    可是马横却有点不愿意,“头领…”

    赵胖子看了看马横,“咋的?你有意见?要不是我把他们带到此处,你连个屁都闻不到。”

    “你…”马横想要反驳,却被韩飞龙制止住了。“大家都是兄弟,多多少少都不要太计较。

    马横不甘心的哼了一声,但出门在外,头领的话还是要听的。

    马横要安排人运输财物,“头领,这些挑夫和捕快怎么办?”

    韩飞龙心狠手辣,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意思就是全部灭口。

    赵胖子急忙拦住说:“韩兄,咱们只为求财,杀了他们徒增杀孽。我看便只把这三个杀了就好。”

    赵胖子指着王进,潘小安和潘忠说道:“到时候,把他们找地方一埋,神不知鬼不觉。还可以把抢劫的事,安排在他们头上。

    韩飞龙点点头,“赵兄真是出得好计谋。就照你说的做吧。”

    他对着马横一点头,马横举起鬼头刀,就向潘小安劈去。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马横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潘小安手持玄铁锏,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他指着赵胖子说道: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赵胖子,你可真损啊。抢了银子也就抢了,把我们杀了也就杀了。

    你还把抢劫税银的事情按在我们头上,让我们死了也还要背负污名,你咋这么坏呢?”

    赵胖子见潘小安醒来,立马脸色大变,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你…你…”

    “我怎么没晕倒是不是?就你们这点下三滥的伎俩,能瞒得住谁?”

    赵胖子见事情已经败露,他抽出腰刀狂笑两声,“本来还想给你个痛快,现在我要慢慢折磨你。

    就你一个人,便是醒着能抵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

    赵胖子话音刚落,潘忠就大喊一声:“若是再加上我呢?”

    “若是再加上我呢?”王进也站了起来。

    “好啊,好啊,原来你们都是在装醉。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能假装晕倒骗我呢?”

    赵胖子感觉很受伤,很委屈。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赵捕快,你快点束手就擒。我还能替你到许县令那里求求情。若执迷不悟,只有死路一条。”

    赵胖子吓得不敢说话。他又羞愧又懊恼。“韩当家的,你说句话啊?”

    “三位壮士,我们不妨坐下来谈一谈,商量一下这些银子的分配。这不比打打杀杀的强吗?”

    潘小安看看王进,只见他一脸庄严肃穆:“无稽之谈。似尔等这般鸡鸣狗盗之辈,正是我要缉拿之人。

    还想让我和你们同流合污,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接着王进手指众匪,“识相得,给我乖乖束手就擒,我或许还能网开一面,放尔等一条生路。

    若继续冥顽不灵,我必将尔等生擒活捉。”

    赵胖子被王进的话喷的满面透红,而韩飞龙也被王进说得火冒三丈。

    “你这贼鸟厮,也不看看此处是何地?怎敢犬吠于天,视我等如鸡犬呢?”

    潘小安看到韩飞龙气急败坏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山贼也有趣。你做了坏事,别人说你几句,你咋还不乐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