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宋小农民 > 第 87章 两幅画 第(1/1)分页

第 87章 两幅画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听到张画院说潘小安不爽利,莫紫烟噗嗤一笑,“哥哥,他倒也不是不爽利,就是有点装。m.sanguwu.com”

    张画院认可的点点头。“小妹说的对。”

    “哥哥?小妹?”潘小安如遭雷击。“你们莫不是前世定下的姻缘,只为今生在虹桥相见。”

    吃过早饭,张画院和莫紫烟在前面行走,潘小安付了钱,傻瓜一样跟在后面。

    张画院给莫紫烟买了芝麻糖?他们竟然走了,还要我付钱?

    潘小安暗赞一声“服”。

    莫紫烟一路“要要要”,张画院一路“买买买”,潘小安一路“付付付”。

    潘小安倒成了二人的小厮。

    莫紫烟偶尔回头看他,眼神里满是得意。

    张画院住在画院胡同五号,这是官家赏下的宅子。

    宅子三进三出,在寸土寸金的内城中心,这已经可以算作豪宅。

    但张画院家里既没有妻妾成群,也没有丫鬟妇人。只有一个老态龙钟的管家,守在宅子里。

    “大爷回来了,我做了面片汤要不要喝一碗?”

    张画院把手里打包的牛肉递给老管家,“今天有人请客,黄记牛肉,你也吃上一些吧。”

    那老管家看了看潘小安二人,也不打招呼,拿上牛肉自顾自离开了。

    “小妹,你跟我来。我忽然有了作画的灵感,我要给你做一幅画。”

    张画院又转过头对潘小安说:“你先出去逛逛,我们可能要时间很久。”

    “靠,这是说的啥话?把我当成老乌龟吗?”

    潘小安看了看莫紫烟,见她也点点头,“好吧好吧,我给你们时间,给你们放飞自我的土壤。”

    潘小安拱拱手,气呼呼的走了。

    张画院哈哈大笑,“这小子气性有点大。”

    潘小安走出画院胡同,心里那点气就烟消云散。左右无事,不如去寻王乙己。

    王乙己住在贡院南街姚记客栈。潘小安到时,他刚刚起床。

    “哎呦喂,潘县…兄弟来了。”王乙己见他摆手,知道潘小安不欲让人知道身份。

    “王兄,这么早来不打扰吧?”

    “不不,咱们兄弟何谈打扰。你来的正好,为兄请你吃酒。”

    贡院大街,羊肉老店竟然还有喝早酒的习惯。

    王乙己点了两个羊头,名为鸿运当头;他又点了四个羊蹄,名为金榜题名。

    一人筛了一碗汴梁春,这酒香味倒是浓郁。

    “兄弟的事都办完了吗?”王乙己和潘小安碰了一下碗。

    潘小安点点头:“王兄要几月份开考?“

    “估计要到明年暮春时节。”

    潘小安端起酒碗:“预祝王兄跨马游街,心愿达成。”

    吃过饭,王乙己要去付钱,潘小安给了他一锭银子。

    “王兄请客,小弟付钱。”

    王乙己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厚报于他。现在也不同他客气,便接过银子。

    和王乙己分开以后,潘小安又去了大相国寺。

    这寺庙恢宏大气,端庄肃穆。

    他在前院看了看怒目金刚,看了看十八罗汉,又看了看阿弥陀佛。

    等他再想往里走时,就被守卫僧拦下。“这位施主,内院不可进。”

    “哦?这是为何?”

    这僧人不答。

    潘小安摸出一角银子悄摸递给他。没想到他竟然接了。

    “里面大殿正在布置,上面过些日子会有人来拜佛。”

    潘小安会意,这是官家要来祈寿。

    “敢问大殿里供奉的是谁?”

    那僧人见问的是这个问题,便实话实说道:“未来佛。”

    潘小安便不再多问,转身就走。是未来佛?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看看时间还早,潘小安围着后街转了转,见一群小乞丐围着一张告示看。

    其中一个瘦高的半大孩子念叨:“官家寿诞,张灯结彩。与民同乐,施州放饭。”

    “原来官家还有福利发来。”潘小安见这孩子口齿伶俐,竟然识字,一条妙计在心里慢慢生成。

    潘小安回到花园胡同时,莫紫烟正等在门外。

    她见到潘小安,羞涩的低下头。然后迎了上来。

    “小…大…安,张画院进宫去了。他让我给你带一幅画。说只要你拿上这幅画去求那人,你的事就可以解决了。”

    莫紫烟把画递给潘小安,还有一封信是回给崔知府的。

    潘小安接过画和信,见莫紫烟怀里还抱着一幅画。“小烟,你那幅画是什么?”

    莫紫烟脸红的更厉害,“这是我的。你别想看。”

    这反倒勾起了潘小安的好奇心。“好烟烟,你给我看看呗。”

    莫紫烟把画紧紧抱在怀里,头摇的像拨浪鼓。

    回到客栈,潘小安把手里的画打开。画面上竟然是一只紫色的小猪,猪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碧玉。

    “紫珠挂玉吗?”倒是个好寓意。

    莫紫烟也凑过来看,“好可爱的小猪。”潘小安把画合上,“把你的拿给我看。”

    莫紫烟扭过头不理他。

    吃饭的时候,莫紫烟看着潘小安。

    “把你的画拿给我看看…”

    莫紫烟便低下头继续啃鸡腿。

    到了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潘小安停下打坐,悄悄起身。

    莫紫烟立马惊醒。她以为潘小安要来偷画看,悄咪咪把画藏在被窝里。

    “大坏蛋要是敢来掀我被子,我就…我就…”她有点紧张,有点期待,看着潘小安慢慢向她靠近。

    “不睡觉,瞪着个大眼干什么?”潘小安打开床上的木箱,拿出里面的东西。

    “我出去一趟,你快睡觉吧。”他打开窗户,跃窗而下。

    “他是恼我了吗?”莫紫烟开始胡思乱想。

    “这画不是不能给你看,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从床上一骨碌爬起。穿好衣服,也跃窗而下。

    “就知道你会跟来,这么关心我吗?”

    莫紫烟哼了一声,“我只是监督你,看你是不是出去做坏事。”

    “跟我来吧。”潘小安带着莫紫烟,一路来到大相国寺。

    他找到白天做记号的墙头,一跃而上。莫紫烟也紧随其后。

    “小安,你来寺庙做什么?”

    “嘘,别说话。”

    潘小安来到未来佛殿。见佛殿门前用黑布遮盖。

    “看来是进不去了。”

    他在院子里寻找,院中有一棵高大的文冠果树。

    文冠果树下有一口老井,井中有水过半,映着天上一轮新月。

    “便是你了”潘小安手脚撑着井壁,攀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