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41.徒儿陪你睡(加字数,四千字) 第(1/1)分页

41.徒儿陪你睡(加字数,四千字)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

    凤墨声被他吓得魂都要掉了,脸颊绯红, "你!"这个人每回生气着急眼睛都会发红,着实有趣的紧,谢九清看人似乎快被气哭了,还想多逗一会儿奈何要上场,只好恋恋不舍分别,“师尊别生气,晚上徒儿任你罚。”

    凤墨声:“???"这孩子现在出口就是荤话,真的没救了。这回,紫门谷跟古月宗好像商量好般集体跑来恶心归一门,他们不仅带着参赛弟子来,还带了观战的弟子若干,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年纪轻轻就晋升化神的天赋弟子。归一门那些老东西被气的胡子乱翘却也无可奈何。

    凤墨声反而乐得见此。

    门派之风如此腐败不正,人才凋落也是正常。

    与他对战的是古月宗的男弟子,样貌阴柔浑身透着一股邪气,这人来到他面前搭话,“听说你上回在切磋大会中拔得头筹,诛杀了魑鬼分神?"

    凤墨声挑眉,“运气而已。”

    这人想做什么?

    他好像嗅到一股浓重的阴气,只是一闪即逝,让他以为是错觉。那人没再开口,他的注意力便被转移到场中。谢九清不愧是男主,没人能在他手里撑几招,镶了魔核的唤魔剑如同开了挂所向披靡,不管什么花里胡哨的招数都能被一剑砍回去。

    凤澜歌那边也同样精彩,不愧是风华绝代的千清仙尊,弹指间对手就被万剑围剿,那凌厉的架势光吓也能把人吓半死。接下来是凤墨声。

    他还以为最后上场是要等所有人都比完,没想到仅仅是字面意思,第三个上场而已。

    系统开始担忧:[你这徒弟脑子有大病,怎么看最需要红绫纱的都是你吧?你只有炼气修为要去打化神,他还在战斗中怎么保护你?]险指数就十颗星,还被夺了唯-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它在那自顾自的哔哔哔半天没人搭理。

    此时的凤墨声已经进入到迎战状态。谢九清与凤澜歌表现的都很出色,台下上真掌门满意的同时放了心,就特意招了归一门众人来关注凤墨声比赛,想看他如何丢脸出糗。古月宗男弟子面容有些扭曲, “今日我就来领教一番扶华仙尊的本事!话语间一道法术平地卷起千层浪,浪花顺势升,那庞大的身躯凶戾的眼神,逼真到胡须跟鬃毛都一清二楚,龙啸一声整个防御阵法都跟着颤三颤。

    这股威压放出,很多场外低级弟子都开始不适头晕不目眩。

    上真掌门虽然很希望凤墨声死在战台上,但这上来古月宗弟子就拼命的阵势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闲散执事乐的见此,恨不能拍手称快。

    周遭骤风突起,吹得人衣袂翩飞乌发凌乱。

    差点给凤墨声吹跑,他念定身咒才得以稳住身子,他再次感受到不能晋升的恶意。水龙还未发动攻击威力尚且如此大,发动攻击那还了得,这人好像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来比试倒更像是来了结他的。

    不容他多想,下一刻龙头转瞬即来,呼啸着一道天雷劈下来。

    凤墨声反手掐诀腾空而起一-朵硕大的金莲在空中徐徐绽放,那金莲像海绵般将水龙的攻击悉数接下却毫发无损,还有隐约变大的趋势。

    《玄清真诀》的前两层便是水木金火土属性克敌,水龙再厉害施展的也是水属性功法,被土属性功法完美克制。大跌眼镜。

    凶神恶煞的水龙看起来好像华而无实,被一-朵金莲简简单单耗尽了灵力,没多久就溃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倒不是凤墨声多厉害,实在是水龙太厉害,这种攻击性法术都有一个通用的缺点:持久性差,一般施法者都会在短时间内快速结束战斗。但遇到天克只能自认倒霉。那名男子见此气的咬牙切齿,恨恨道,凤墨声立时察觉出不对,

    下一秒周遭阴风骤起,乌云蔽日,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那男子也懒得伪装,“凤墨声,你上回诛杀老夫苦练已久的分神,今日算总账的时候到了,老夫要吸出你的魂魄将你困在万鬼幡中永世不得轮回!  " 头桀桀怪笑。

    饶是观战台上的桃子都感受到了危险,嚷嚷着, “掌门仙人,扶华仙尊有危险, 我们得想法子救他呀!"但,无一人回应她。众人一边将目光投向战台,一边装聋作哑。

    凤墨声的道法虽克制鬼物,但这种能吸食别人魂魄的他没有对战经验。

    而且这些鬼叫声有迷惑人心智的作用,他置身茫茫黑雾中,感受不到任何方向,他用试图用道法攻击发现根本没有作用。

    于是悄悄唤出了召仙箭。那鬼物也奇怪的很,并不对他发动攻击,时不时在他耳边冒出一下就消失。z67 了不对劲,这只东西看似什么,都没做,其实是在吸他的生气,生气吸完人会失去意识接下来就是三魂七魄,最终的结局变成一具尸体。凤墨声现在就已经觉得昏昏沉沉, 上下眼皮似有千斤重。耳边有人告诉他,他很累需要睡觉。

    系统冒出来尖叫:[0啊啊啊啊,你别睡,你睡!]

    说完这些它又开始骂骂咧咧吐槽谢九清,不把红绫纱留给最需要的人,说什么;谢九清跟凤澜歌肯定有一腿诸如此类听。耳边的声音立时被弱化许多,凤墨声用力甩甩脑袋,狠咬一口舌尖,剧痛让他瞬间清醒,他左右拿弓右手拿箭,敛静心神,在阴鬼再次出现时一箭射了过去。凄厉的惨叫冲天而起,那阴鬼瞬间化成一缕黑气,直朝凤墨声的面门冲过来。一切发生的太快,凤墨声根本来不及反应,那东西就钻进了他脑中消失不见。急的声音传来,“师尊!”

    凤墨声大脑短暂空白过后,眼前景物天旋地转,有人飞身过来接住了他,他两眼一闭人事不醒。

    这次不是噩梦。梦见了凤母。

    原主还是襁褓婴儿的时候,总有一个妇人满眼柔情的盯着他瞧,给他唱摇篮曲。他躺在小床上,身下铺着厚厚一层锦被,舒适柔软。

    凤墨声被领养的时候还很小,他不是没体会过温暖,也不是没体会过善意,只是太久没人对他好,他把这些忘干净了。

    谢九清的出现将他这些潜意识的幸福感挖掘出来,就变成梦。

    这次醒过来倒不像之前噩梦后的惆怅。

    谢九清正守在床前,担忧的问,“师尊,您现在感觉任何?"凤墨声觉得不太好,他连个指头都不能动弹,想要说话发现嗓子眼都在冒烟,他就用眼睛瞥了一下桌上的茶杯,对方心神领会,将他扶起。他的身体软绵绵的好像一滩融掉的棉花糖,这令他十分害怕,他不会是被打残废了吧?不然怎么哪都没力气?谢九清帮他倒了杯水, “那魑鬼已经被徒儿灭了,钻入师尊身体的东西是它的噩气,清净师伯说无大碍,缓慢驱除即可,不过师尊日后可能会出现多梦的迹象。凤墨声:

    ".......好家伙。g 760394

    剧情还没走多少,他感觉这条命去了大半。

    体内情*毒刚驱除,又患上了神经衰弱。怀中人垂眸敛静看起来分外乖巧,谢九清将他揽紧些,“对不起师尊,都怪徒儿将红绫纱取走才会让师尊险遭歹人毒手,师尊放心徒儿已将红绫纱系在师尊的发上,不会再让它离开师尊。”

    凤墨声抬眸,知道对方会这样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他第一次自作多情觉得对方是真心喜欢自己。

    其实这也不能怪对方,谁也不知道那魑鬼那么记仇,更不能未卜先知这次它会出现在比试大会上。

    要怪就要怪上真掌门那衣冠禽兽!

    口干舌燥不能说话,他就轻轻摇头示意自己不怪对方。

    谢九清低低笑,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眼见对方那张苍白透明的脸肉眼可见的绯红。

    他喝了一口水,覆上那双干裂的唇,小心缓慢的渡。

    凤墨声想反抗奈何没有力气,对方拇指跟食指卡在他的下巴上,轻轻一捏, 他就只有张嘴的份。谢九清也不是真心喂,舌尖钻进去捣乱,好好的一口水流出来比喝下去的还要多。流的凤墨声衣襟上都是。苍白的唇在水的滋养下总算恢复一点光泽。像这种情况对方肯定要生气,谢九清早有准备,“灵矿开采权徒儿夺到了,师尊需要的两位药也找到了。”说着像献宝一-样拿出来。,凤墨声注意力都被两味药材吸引过去,能找到他也很开心,嘴角荡开一抹笑把刚才自己被吃豆*腐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似乎只要别人稍微对他好一些, 他就能忽略之前的不好。单纯好骗,这是谢九清对他的评价,也是近两年摸索出来的结果。

    上真掌门千方百计将凤墨声送.上战场原本是要借刀杀人,奈何适得其反替凤墨声做了嫁衣。

    这下修真界都知道归一门有个炼气其期的道修,功法纯正,凭一己之力击杀了魑鬼!结合上次切磋大会,外头传言凤墨声是继承了某位高人的衣钵。炼气尚且如此,他日晋升还得了?许多门派纷纷伺机而动,跑来归一门拉拢关系,他们又觉得归一i ]如此草率就将人嫁予魔道非常不妥,正道联盟那边也在施加压力阻止这件事。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是这场比试大会最大的受益者。,

    他做梦都要笑醒,归一门顶不住压力是迟早的事,这下他也不用再嫁给魏必极!

    可以专心炼制他的天元万通丹,然后晋升。

    以前残留的滞气像一团灰色的棉花,天元万通丹服下后多年积累的灵力得以在丹田汇聚, 凤墨声直接从炼气其晋升到了化神。那日,扶华峰山顶上的雷劫未曾停过,也有人想趁机去窥探一番虚实,谢九清直接放出炼虚期的威压,叫人以为归一i ]哪个大能在护法,不管有什么心思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魔道也收到了消息。魏必极再也坐不住,猛地从榻上起身,‘

    鬼奴恭敬回答,“少主说,已然备下封功丸,待人出嫁前一日会骗其服下,主人可安心。”东西自然是修为越高使用者获得的修为越大,尤其是处*子之身最是滋补, 要以凤墨声现在化神期修为来看,得到他的处*子身便可以连越两级直接晋升分神!分神之上就是大乘、渡劫,与天地同寿的仙人近在咫尺!想想就让人兴奋,不过也要防止夜长梦多。

    这么好的东西谁会不动心,魏必极眯了眯眼, “你去加派人手盯住归一门,顺便随本座去一趟。"

    鬼奴应声而去。

    同样因为此时辗转难眠的还有上真掌门。

    凤墨声声名远扬,魏必极看出端倪,暗示只要归一门将人嫁予魔道,他可以帮忙除掉。归一门隐世的老祖们不过问世俗事,上真掌i ]独掌大权,将人嫁过去不难,难的是如何顶住其他门派的压力,若是归-门惹了众怒其他门派群起而攻那就不好办了。他出了一招:釜底抽薪。

    先假意对外宣布不嫁,骗其服"下封功丸悄悄送入无极魔宫,等风声过去后可对外声称,扶华仙尊因诛杀魑鬼旧疾复发不幸陨落。两人各怀鬼胎,一拍即合。

    凤墨声晋升后宗门中待遇跟着水涨船高,门中趁机塞了很多弟子给他,他并不想接。

    因为他的功法特殊无法通过口诀传授给别人,他曾想将清心咒教给小狐狸崽子,但发现只要有宣之于口的想法,大脑瞬间- -片空白,关于《玄清真诀》的内容他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但这次来的是闲清上人,上回次在他被罚的时候替他求过情。对方语重心长说了许多,周全考虑到他的感受,说这些弟子都已经选好功法, 只需要在修炼时适当指导即可。

    看得出此人是归一门中为数不多处处为门派着想的执事。

    凤墨声最近增加的工作量很大,他晋升后虽然不需要很长时间的睡眠,但他本质还是个人,也需要休息,体内未驱除的那股噩气总是跑出来作祟,搞的他噩梦连连,醒来疲惫不堪,他只能靠着安神香才能入眠。谢九清抱住他满脸心疼,“师尊,徒儿陪您睡吧,有徒儿再您就不怕了。”提到“陪睡”就会想到不纯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