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59.你一直在骗我? 第(1/1)分页

59.你一直在骗我?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兔子在意识中大叫:[宿主大大你疯啦,你吃完这个东西死掉了系统没修复完毕,你真的会死掉!你赶快,用你上个世界所学,制出解药来,或者你想个别的办法也行啊, 你解开体内的封灵丹炼制提升修为的丹药, 一样能帮男主。]

    凤墨声摇摇头,

    他现在化神大圆满,想要帮到谢九清那得是合体分神了的修为,就算有道根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那么飞快的晋升,仙界都没有这种丹药,就算有,肉体凡胎受不住只会爆体而亡。

    至于制解药,根本没有解药,上个世界他没~飞升到仙界,对于这种上界的丹药一无所知

    谢母说得对,反正都要离开,不如发挥掉仅剩的价值。

    对于系统,他还是有把握的,只要男主这条线走的够远进度总会完成。只是现在体内没有灵力催动,所以丹药吃’下去暂时不会融合,等谢九清再来他们一同修炼时,恰好催化,对方晋升时的天劫可以将他的掩住。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明知不可能,自己还承认了喜欢对方,着实有骗感情行为。

    但这下,他用生命来尝还,总算不欠谢九清的了吧?

    憋闷了多日的凤澜歌终于按捺不住,招了侍女去请凤墨声。

    凤墨声现在的待遇不同往日,可以自由进出除无极魔宫以外的地方, 虽然这于他这种瞎子来说是并不算什么特权。.

    他不知道对方要叫他干嘛,过来的侍女霸道的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就把他带走了。

    净月地的侍女历来如此,她们仙君受魔君宠爱连带着她们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就连外头那些仙人见着她们都要礼让三分。

    一路上避免不了的磕磕碰碰,但无人照顾他的感受,万幸意识中的兔子在他耳边提醒,这才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兔子很生气。

    凤墨声也觉得不妥,但他原本是一介修士,这群侍女也不算做的太过份,面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女子,不能太计较。

    净月地如其名,明净如月。

    虽然看不见,仅用呼吸就能感受得到此中灵韵。

    空气中的灵气浓度比灵泉还要更甚,即使是肉体凡胎的侍女长期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中都会精神焕发,延年益寿。

    凤澜歌因为体内心魔日渐浓重已经不能够再修炼,他一直卡在化神大圆满几次三番晋升不上去,长时间的积压下,丹田内的灵力已非常纯净浑厚,再修炼就会有压制不住晋升怕的危险,所以他这段时间闲的很。若非必要他根本不想跟凤墨声面对面, 也不想在对方面前耀武扬威。

    这种事主动在先的那一方,往往意味着自乱阵脚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何须去跟一个废柴争谢九清?

    那只会自降身价,他不屑于去做这种事。

    可凤墨声真的太蠢了,似乎在这方面一-窍不通,本以为上次的小狐狸事件会i ,可到现在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听寝宫的侍女说,对方表现一切如常,并没有特别悲伤,也不吵不闹,他想知道对方究竟是真蠢还是在隐忍蛰伏。

    上次两人相见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

    这回再见到凤墨声他着实惊艳了一把,不怪谢九清终日流连忘返。

    天天姝丽,乌发粉唇,好似淡雅如雾星光中的一轮圆月,干净清润,天质自然。

    这般看起来没有棱角的人, 相处着肯定也舒服,凤墨声跟以往相比完全换了一个人。

    想了想他开口喊了一声,“哥哥”。对于对方他其实一直是抵触的。

    凤母不知道两人身世时对他特别好,衣食住行事无巨细的悉心呵护。

    十八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凤父逝世前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他不是他们亲生的,他们亲生的那个孩子、原本应该待在归一门享受着修炼资源的那个孩子,如今却在穷乡僻壤一个屠户家里。

    凤母很生气,直到凤父断气都没原谅他。

    凤墨声被找回来以后,凤母对其千依百顺、百般呵护企图弥补那缺失的十几年。

    这个倒也没什么,错就错在凤母的无条件包容助长了凤墨声的嚣张,凤墨声一直觉得要不是凤澜歌,现在在归- 是他。

    其实就算没有自己,对方也做不成峰主,伪灵根这种天赋极差的资质,想在修炼中有所成就无异于难如登天。

    再后来凤墨声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 事事都要盖过自己一头。

    抢夺自己的修炼资源据为己有、捉弄嘲笑自己,甚至将自己最心爱的法器毁掉.....但即使凤墨声做得再过分凤母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站在凤墨声那边劝自己隐忍。

    后来更是将顽劣不堪的凤墨声托付于自己,要自己以德报怨,为了让凤母安心他答应了。

    可他从不觉得亏欠对方什么,当初他与凤父 的交易是一拍即合,他没有逼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怪就怪在凤墨声有一个急功近利的爹。

    这声哥哥也只是礼貌性的。

    凤墨声只觉得眼前人陌生,更不习惯对方这样礼貌,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几番思量才蹦出一句,“之前听说你生病了,现在好些了吗?

    语气非常诚恳听起来不像有假。

    凤澜歌就笑,“净月地是钟灵毓秀之地,整个修真界找不出第二处,这里养伤自然事半功倍, 小九也是因为这个才会冒险策反,只不过因为你,他的计划提前了。”

    自小到大,谢九清从未有一件事对他隐瞒,这净月地灵气浓郁是养伤的好地方,对方早就惦记着抢过来赠给他。

    他们之间的差距很明显了,想到这里,他份外得意。

    凤墨声不是傻子,听这话中有话,顿时一怔,但在以前谢九清给他灌输的思想中,他一直以为,凤澜歌与谢九清形同父子关系。

    还以为对方跟谢母一样在阴阳怪气地指责他捅了谢九清两刀的事,不知道该回什么,就沉默。

    气氛沉寂下来。

    可怜凤澜歌的小心思没有收到成效,仿佛一 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

    不过他今天请人来的目的不在于此,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能让谢九清对其恨之入骨。

    他召侍女上了上好的灵草茶,“喝一些吧,这是自己种的,对元气恢复有帮助,你前些日子取了精血为我做药引,我还要谢谢你。

    灵茶一上,室内顿时幽香如兰,芬芳宜人。

    凤墨声这种不懂茶的人都能闻出所非凡物,侍女将茶杯放置到他面前,他听到这话手一抖,茶杯倾斜, 滚烫的水洒在了手上,他仿若未察觉到疼,愣愣开口,“你说什么?"

    这跟谢九清说的完全不一样,谢九清告诉他之所以取自己精血是要做给魏必极那些旧部看,现在看起来对方在骗他。

    凤澜歌见人这幅失魂落魄模样心中莫名爽快,他端起茶杯抿一口,“你不知道吗?“

    这只是其一,小狐狸、红绫纱、 《玄清真决》、以及为什么谢九清郐追到闲散上人跟前起血誓拉着他替自己去送死,这桩桩件件如果都说清楚,

    ,凤墨声脸上的表情要比现在精彩吧。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谢九清踏了进来。

    “好香的茶。"

    以前的少年早已褪去稚气,现在是魔界的统领,拥有属于上位者的强大气场,他瞥了眼厅中的凤墨声,凤眸幽深。,

    “你怎么会在这?"

    很明显,他指的是凤墨声。凤澜歌就说,南星草极其珍贵,补气血有奇效。

    “要走把茶喝完再走吧。”

    看情况,人已经留不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谢九清似乎很介意,自己单独见凤墨声,他很会把握尺度也不会去自找没趣,就先退而求其次,现在已经不是摊牌的好时机了。

    凤墨声蓦然知道这些根本无心喝茶,他起身扶着桌子,

    因为思绪混乱,肢体都开始不协调,踉踉跄跄地胡乱摸索。

    凤澜歌还要靠这茶发挥作用,不肯罢休。

    僵持之下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攫住了凤墨声的手腕,“要你喝你就喝。”6210510424

    生硬又命令的口气,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一一是谢九清。

    凤墨声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不想再看到这两个人,赌气般的摸到谢九清手中茶杯- -饮而尽,踉踉跄跄地就往外走。

    他走的着急,几次三番差点摔倒,看得人惊心动魄,让兔子在意识中跟着捏了一把汗,一边安慰人,一边小心翼翼地提醒他绕开障碍物。

    [宿主大大,你别难过, 你现在看清他还来得及。]

    它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

    它听过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指的就是它宿主大大这种情窦初开的人,傻里傻气的一腔热血。

    但这种事,往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它能发挥的作用着实有限,主要还怪那个渣男不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