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88.亲自了结 第(1/1)分页

88.亲自了结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切磋大会,归一门选你去为我送死。你很害怕对吗,你当时正欲拒绝,可小九突然出现,拉着你起了血誓,你才不得不去。小九就是因为怕你不去才会这样做,你若不去,有危险的便是我,他自然是宁愿让你去送死也不愿我有事!"

    “还有上回,他若真的心中有你又怎么,会不顾你安危临场反悔将红绫纱给我?"灵力枯竭,心绪紊乱。wag 54件提起,还是以这样残酷无情的方式。

    “那是因为.....以前对他来说,你比较重要... ,可是后来他为我差点丢掉了性命......"红绫纱。红绫纱当时也是因为凤澜歌身子不好,所以才跟自己借的。

    凤墨声大脑一片空白,解释的话语愈发没有气力。若是仔细回头想想,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在谢九清心中的分量比凤澜歌重,只因“抚育之恩”这四个字足以将他死死压住。那,对方这样苦心孤诣的接近自己是因为什么?

    他想不明白。斗陷入僵局,凤澜歌见凤墨声还是那副嘴硬不相信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咬牙正欲考虑开口说些什么,忽而察觉到一股熟悉而强大的气息由远及近,只得草草收场,“你若不信,接下来等着瞧,我会让你知道小九喜欢的是我,他接近你也都是因为我!言罢,急忙用灵力催动体内气血翻涌,整张脸瞬间变成不正常的惨白之色。两相对比,二人顿时强弱互换。

    一一不多时谢九清匆忙赶到。踏进厂]看到这番景象毫不迟疑收了凤墨声的红绫纱,失去红绫纱的保护那些密密麻麻的暗器趁机而入,;体内。

    凤墨声只觉得全身一凉,进而是刺骨的疼痛。整个人像是失去支撑的破布娃娃,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到底之前还不忘护住小腹,“好疼......"

    他是不是要死了,宝宝也要死了。

    凤澜歌见此故作惊慌,看向来人,“小九,你怎么能把师哥的红绫纱收走?我是因为觉得师哥体内那团血气会让他在修炼时容易,走火入魔才要为师哥排出,师哥不同意.....,我不是真要师哥受伤,因为师哥招招致命我不得已才祭出暗器,我只是想吓唬他一下......现在怎么办谢九清一怔。两人起冲突他自然要帮凤澜歌,因为对方身子弱一直病着,凤墨声虽然也体弱可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慢慢调理。那些暗器是算计人的阴毒之物,本身没有灵力波动,他没有感知到危险,所以收了红绫纱,没想到伤到了人。看着兽毛毯上蜷成一小团的人,一颗心莫名揪紧。凤墨声倒在地上,耳边回响的全是凤澜歌的话,对方说谢九清接近自己从头到尾都是有目的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因为自己可以帮他修炼,可在此之前对方就在切磋大会上救过自己啊! 竟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那些暗器细小如针,它们盯进:身体中产生剧烈的疼痛,上面似乎还有寒毒,不过短短片刻彻骨的冷意遍布四肢百骸,他犹如被冻住的冰雕全身动弹不得。下一刻,有人俯身将他抱在怀中,熟悉的竹香涌入鼻尖。

    是谢九清。

    凤墨声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哽咽开口, “小九.....小九......你救救宝宝......我知道你恨我, 你不喜欢我可宝宝是无辜的....."不知道暗器,上附着的毒会不会让宝宝有危险,他不想跟凤澜歌争,他都快要死了,他其实很想把这件事告诉凤澜歌,让对方放心他绝对不会破坏两人之间的感情,可还未来得及开口,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觉得很崩溃。

    不被喜欢却还要遭受囚禁。就连以前在一起仅有的美好回忆也都可能是假的,如果不是这个孩子他对这个世界早就毫无眷恋。前生今世他都没有过真正的亲人,这是唯一的念想。怀中这具身体冰凉的激人,孱弱的脸.上眉眼带泪,将这几日刚养回来的血色褪的-干二净。寒毒侵体大脑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以往压制住的气血像沸腾的水全部翻涌而出,只是微微咳一声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呕。不过片刻将胸前白色衣衫染红。

    画面似曾相识,谢九清也慌了,他将人放在床上,一手聚集灵力缓缓汇入对方体内,‘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心思争论这个孩子是真是假。凤墨声好似有什么严重的旧疾,不发病则已,一发病连呼吸脉搏都跟着虚弱,偶尔还会停滞,可魔医多次诊断都没看出个所以然。这里,原本阴沉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像这样发病已经成为常态,侍女们都很冷静,知道该做什么,该请魔医的去请魔医,该准备煎药的去煎药。

    厅内众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凤澜歌站在原地仿佛个局外人。这一刻他发现,很多事情又跟他预想的不一样。谢九清很在乎凤墨声,也许旁人看不出来,只有他知道,谢九清自小有-一个很特殊的习惯,紧张害怕的时候就会不停抿唇,方才对着呕血的凤墨声这个动作- -直断断续续的持续,可见有多怕人出事。

    他的一颗心跌落谷底,片刻又升起希望,好在凤墨声也已经快死了。但为避免夜长梦多,扼杀掉谢九清修为高将人救回来的可能性,他决定要亲自动手。

    "小九,暗器上的寒毒是千山雪,你先用灵力将他体内的天元穴打通,灌入他体内的灵力就会变的温热,从而驱散体内的寒毒,只需坚持一夜便可散去,否则着寒毒就会侵入经脉封住其五脏六腑,届时再想治便难了。”千山雪是一种罕见奇毒,优点是快速能侵体致命,但并不是无可解。解的法子也正如他所说,只是其中之一,因为天元穴能发挥的效果极其有限,像凤墨声这种体弱的人撑不了一夜就会殒命。这个法子无功无过,只是立刻死,和温水煮青蛙的区别,结果都一样,但到时候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他头上。不仅如此,谢九清可能还会因为他的好心而大受感动。

    凤墨声一死,所有的事情都能结束了。正如他所想,谢九清对他很是信任,在不清楚这种毒的情况下想都没想用了这个法子,“师尊恕罪,这里忙乱徒儿兼顾不到你,你先回净月地等消息。说完便招了影奴来送人。

    凤澜歌明白,对方这是在撵他,心里很愤怒面上却不显,“好,为师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就好好照顾师哥,让他赶快好起来参加我们的合卺大典。”语毕也不做停留,转身离去。

    回去也好,唯一可惜的是看不到凤墨声当场断气,否则那得是何种痛快?魔医殿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也已经习惯,从收拾东西到过来不过短短片刻中,只是在殿门处又被拦住了去路。

    这回依旧是影奴的得力部下遂容,遂容天生生着一张冷脸, ”请各位稍等片刻容属下去禀报一番再进。”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然停在了原地。

    他们没忘记,上回来看诊他们的魔君大人依旧在征战,想着这回估计也是,只是这番荒*淫无度、不加节制没病都要折腾出病来了,万一这个过程中出了点什么事,他们是不是又要陪葬?万幸距离寝殿只有一步之遥,他们那颗悬着心又稍稍放了下来。757350363,

    遂容进去也没多久,出来时只将木尘带了进去。隔着层层纱帐里头传来难过的哽咽声。

    “小九我冷.......肚子也冷......宝宝会不会有事......"寒毒让凤墨声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冰人儿,彻骨的寒冷让他难以忍耐,也让他失去了行动力。谢九清把他抱的很紧,还时不时的去探人鼻息,信誓旦旦告诉他,隔着帐子木尘将诊完脉,“回禀魔君大人,您说的法子可行,属下觉得可以一试。”方才进来之前遂容把凤澜歌说的都跟他说了一遍。,但分析一番觉得这种温和法子比较适合凤墨声,毕竟人的体质实在是太弱,稍有不慎可能会- -命呜呼。清听完直接将人撵了出去,灌输灵力他得亲自来,他的修为高灵力纯净治疗效果事半功倍。凤墨声已经习惯对方的冷漠,现在面对突如起来的呵护反而开始瑟缩,他实在没办法了,大抵是被毒坏了脑子,意识恍惚之际竟然觉得现在是个好时机,“小九,你能不能放了我们.... .我和宝宝会走的远远的,不会打扰你与师弟的生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