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51.我不想要了 第(1/1)分页

51.我不想要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谢九清心里有预感,虽然不知道这种预感来源哪里,但他就是知道凤墨声正逐渐对他产生反感情绪。

    而且准的吓人。

    很快就在这碗粥上得到体现。

    他不应该在意这种事的,因为没必要,可莫名奇妙就开始烦躁,夺了人手中的碗, “既然不想吃那就明日再吃,先来陪徒儿修炼

    这话是梗着说出来的,夺完他已经开始后悔,觉得这番举动实属幼稚,只得拿出修炼的幌子来圆。

    他的本意还是希望对方能吃点东西最好休息一下。

    一个炉鼎又是凡人躯体确实比较脆弱, 一味索取不是长久之计。

    凤墨声被夺了碗只是不明就里看了对方-眼,也仅仅是一眼,蜷了蜷身子,懒得作问,他现在觉得很冷,头疼,昏昏沉沉的,脖颈的伤口也疼,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

    他不想再帮谢九清修炼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都答应了,就想着先将今晚应付过去,明日找到那个法阵直接逃出去。

    两人在一起修炼时向来是谢九清主动,除了第一回比较扭捏,往后的日子里像是解锁什么新世界大陆,很多次还在外头就被谢九清按住亲,对方尤其喜欢带他去-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比如后山的竹林、躲在万法阁的心法柜中间。

    连日来发生的事情师徒关系彻底形同陌路,甚至犹如仇敌,谢九清现在已经带了凤澜歌在身旁,用这种方式修炼心里也是觉得不太妥当。

    可看到对方那双镶了一圈红的桃眸,水盈盈的望过来时,想欺负的欲望油然而生,盖过最后一丝顾虑,一手揽住人纤细的腰肢,将唇覆了上去。对方突如其来扑过来凤墨声毫无准备,被抵在雕花床上,后脑勺也受了牵连磕碰了一下,痛的倒吸凉气,张开嘴巴的功夫,对方舌尖跟着滑进来,霸道的扫过每个角落。

    紧接着有一-只手绕到后方将木质的雕花床与他后脑勺隔1了开来。

    肉实的手掌总比硌人的木头要强得多,那只手掌的搓揉下,磕碰的疼痛感顿时削减不少。

    谢九清体内的阴毒已被清除干净,不似之前总是冷的激人,现在身体是滚烫的,他将凤墨声拥在怀中紧紧的,凤墨声的身体也滚烫,不过不是因为情欲,而是情*毒发作加之在外头淋了雨有发烧的症状。

    凤墨声觉得冷,又秉持着倔强不想回抱这个人,全程缩着肩膀幽顶的不成样子。

    情*毒发作时,对方身,上的竹香开始让他沉迷,他仰着头,被亲的时候总是想要更多一点,脑海中情欲占上风,这种羞耻的念头总是先于理智蹦出来。

    他很反感。

    这个吻已经持续很久,他觉得够了,于是就去推人,也不知道推到了那里,掌心沾了一些湿濡的东西。

    耳边传来极小的闷哼。

    抬手,这才发现是一片鲜红刺目的血渍。

    凤墨声怔几秒才回神,忽而想起万魔杵伤人的伤口无法愈合,不然也不会被称之为杀人利器。

    分神以下中之爆亡,分神之.上被捅两刀不死也重伤,甚至都没有一一个确切的介绍达到什么修为才能不为之所伤,可见书中排行第一魔器不是徒有虚名。两番相比之下,他被老鼠咬那么,一口好像显得也没有多严重。

    况且对方也是误以为自己给错了口诀,导致凤澜歌气脉倒流才会那样,毕竟那是抚养其长大的人。6210510451

    他仰着头,去看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脸,眼泪顺着发红的眼角氤氲成一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玄清真诀》无法传授说了那么多次对方都不相信,好像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

    鲜血那么刺目的红,也刺进了心里面。

    他第一次,伸出双臂主动抱了人一下,然后将沾满酸涩眼泪的唇送上去。

    谢九清也怔住了。

    对方在用舌尖笨拙试图撬开他的唇时,他才反应过来凤墨声似乎是为.上次捅他那两刀道歉。

    但这又是何必呢?

    如果他体内没有阴毒,万魔杵吸的就是他的血肉,死的也是他,道歉能让一个人起死回生吗?912439813

    不能。

    所以送到嘴边的东西哪有不吃的道理,他毫不客气的将人摁住,变被动为主动。

    后来只是亲嘴巴已经无法满足这种需要。

    谢九清年轻气盛,欲望当头亲亲摸摸还想要更进一 步是很正常的行为,很快就转移阵地, 一路蜿蜒到脖颈,将凤墨声的衣衫半褪

    一切来得简单又暴力。

    凤墨声发烧病着,情*毒也发作着,没什么,反抗能力,再这样下去怕是要一 发不可收拾,他喘息的厉害,还带着点呻*吟的鼻音颤声阻止,“小九.....够了的.......我累了........"

    就算他们这样亲到天亮,谢九清也不会从合体大圆满晋升到分神。

    境界越高,需要的灵力越多,晋升越难,必要的时还是得借助丹药辅助。好昏,他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身体机能下降到一定程度情*毒的反应都被削弱,真庆幸生长液能改变体质,让他不至于每晚情*毒发作时不发泄就会死掉,否则,就是有八个肾也抵不住这么造啊!怀中人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甚至连半褪的衣衫都未来得及整理。

    谢九清这才发现人的脸是不正常的潮红,虽然已经昏睡过去,却时不时咳嗽几声。

    这是感染风寒的缘故。

    风寒对修士来说不算病,对于凡人耽误久了可能会留下咳症,有甚者会丧命。

    他略微犹豫,从怀中拿出一粒养息丸,用水化开,捏开人双唇一点点渡了进去。

    这回,凤墨声不仅没有做梦,还睡的极好。

    开始觉得冷,但后来怀中出现了个火炉,暖的他通体舒泰,就这样抱着睡了整整一夜。.

    老天眷顾,第二日天气已经放晴。

    凤墨声醒来刚从帐中探出一只手,便有两个侍女赶紧过来一左一 右的将帐子高高挂起。

    两人不小心瞥他一眼像是看到什么惊骇世俗的事物般急急垂下头, “仙君可觉得饿了?"

    嗯......是有一点,刚病过一场身体很不舒服, 但意外觉得精神很好。

    不过还是要吃点东西,只有补充好^了能量才有力气逃跑。

    但是他这待遇,明显感觉比昨天之前提升了一个等级, “是谁吩咐你们过来的?"

    负责端水的那名侍女柔声到, “是千清仙君吩咐我们照看好您。”

    凤墨声小小的期待瞬间湮灭。

    凤澜歌肯跟着谢九清来魔界,这真是挺出乎人意料的,印象中那人应是携一袭清冷之气,任世间繁华万千我自心静如止水的那种真*仙君,而不是他们这种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

    由此看来,凤澜歌对自己养大的这个孩子是真有感情!

    儿子在外作妖,做父亲的还不忘为其擦屁股。

    其实系统也挺佩服凤墨声的,到现在他居然还相信这:俩人只是纯粹的师徒关系,不过,它虽然怀疑这两人有一腿,但也拿不出任,何证据,于是懒得再提这件事,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宿主大大,你真的还要逃吗?]

    之前是因为俩人闹崩了,它的宿主不可能再帮助男主修炼,但现在在男主的威逼”下它的宿主好像屈服比较有利一点。

    虽然这么说很过分,但他们的初衷就是来做个任务,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只要能离开这本书,谁认识谁是谁呀?

    何必在这里跟一个?

    凤墨声明白兔子的话中之意, 但他现在想的不是这个。

    昨晚生的气在触到谢九清伤口后,又消减大半。

    上真掌门此刻正滥用职权煽动其他i ]派联合攻打魔教,他必须得恢复修为回归一门趁机揭露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他想好了,反正《玄清真诀》也无法传授于旁人,他也不怕暴露,就用这件事跟对方鱼死网破。

    凤母交给他的那份誉抄本就藏在他洞府的密室中,苍天有眼,这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事情抖出来大家就会知道他动机不纯,就不会死咬住谢九清不放了。

    就当还自己捅对方两刀的欠的债。b 41bab71

    兔子闭了嘴,心想它的宿主确实挺惨的,死掉的时候太小单纯的像一张纸,在书里谈了第一场恋爱,爱的死去活来,到现在还啥都没得到,堪称情圣了。

    行吧,这也是一种方法,先解决后顾之忧,再带领男主走上康庄大道,否则正道联盟打上门,男主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一切准备就绪凤墨声将一屋子侍女都赶了出去,来到角落里的木柜前,先打开柜i ]换了件衣裳。

    昨晚那件染了血,虽然谢九清给他用过清洗术可他还是觉得别扭。.

    这次选了个黑色的,黑暗里容易藏身,他走到那块凸起的墙壁前,伸出手来按了一下上面繁复的咒语,眼前一黑,剧烈的失重感传来,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失去了意识。

    回想这次的经历似乎跟上次一样,眼睛一-睁一闭就不在原地了。

    顺利的太过于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