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27.快走,赶紧走,这任务不做了 第(1/1)分页

27.快走,赶紧走,这任务不做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凤墨声:“???”

    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盯着人看了三秒,“你再说一遍?”

    桃子就重复了一遍,“他们的聘礼都已经抬到归一门山下了!”

    她就是再说一百遍,那魏必极娶的也不是别人啊!

    凤墨声还未来得及从乱七八糟的任务中跳脱出来,他只觉得头脑嗡鸣、六神无主。

    这段剧情,原著中并没有。

    而且也没说魏必极有断袖癖好,原著中大魔头向来是喜欢女人的,怎么会突然要娶自己?

    别是知道自己中毒会变成极品炉鼎的事吧?

    想到这里,他心里咯噔一下。

    立即转头翻箱倒柜,收拾细软。

    系统满脑袋问号:【宿主大大,你这是要干嘛?】

    这个问题它与桃子同时问出口。

    凤墨声头也不回,在意识中悄悄回复,“我要跑路,这任务我不做了,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就这么待到死算了。”

    回不去就回不去了,混吃等死那也比嫁给一个大魔头做炉鼎要来的好,士可杀不可辱!

    反正剧情都崩成这样了。

    系统满头黑线,大耳朵一竖一竖的:【大魔头那么高修为你能跑到哪去啊,还不如待在归一门,他们为了脸面应该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凤墨声动作顿住了。

    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他身上还有凤母给的《玄清真诀》呢,如果他给嫁给大魔头,那掌门不是竹篮打水一张空吗?

    一颗紧张的心顿时松懈下来。

    此时,耳边突然传来少年玉石般的声音,“师尊?您这是要去哪?”

    是谢九清。

    凤墨声现在看他就烦,要不是这个男主崩的这么厉害,他只需要简简单单按部就班的走剧情就好,哪会节外生枝出这么多麻烦来。

    “本尊去哪,关你什么事!”

    谢九清无故受气也不生气,“现如今掌门真人闭关,那群执事正商量着要将师尊嫁过去,保正魔十年内不开战。”

    凤墨声转头望着他,下意识攥紧手中的小包袱,一脸不可置信。

    闭关?

    又他妈闭关?!

    这人闭关狂魔啊!

    草!

    谢九清将这番小动作悉数看在眼中,“归一门被魔道围的泄水不通,师尊以为自己能逃去哪?”

    话语中对方步步紧逼。

    像极凤墨声现在的处境,他只能下意识的步步后退,然后身体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眼前这张脸似乎天生不具有攻击性。

    眉眼干净潋滟,尤其是那双眼睛,澄净到无法形容。

    谢九清见人这幅畏惧模样突然就笑了,“不过,徒儿这倒是有个法子,可以护住师尊,师尊可愿意?”

    如果说前一秒得知自己身处地狱,下一秒就仿佛看到了天使。

    凤墨声眼睛突兀一亮,“什么办法?”

    没想到这徒弟看起来凶凶的,关键时刻还挺靠谱!

    “演一场戏。”

    ——

    议事厅内,负责打理事务的世俗执事们端坐在两旁争论不休。

    广云仙尊觉得这事不妥,魔道求娶,他们就嫁,脸面当如何放?!

    闲散执事却觉得将凤墨声嫁过去这事可行。

    只要他们联系古月宗与紫谷门共同商议出个结果,届时跟魔道提要求,比如休战多少年诸如此类,不仅维护了天下苍生的安危,更是提高了在正道联盟中的影响力。

    这时,一名身着白衣腰间配黑剑的少年踏入厅内。

    正是谢九清。

    他踏入厅内,径直来到空荡荡的主位前,双膝弯曲直接跪了下来。

    那是上真掌门的位置。

    因厅内有些执事虽德高望重,修为却仍停留在金丹,他们基本都是修炼无望所以专注处理世俗事务,他一个元婴期天赋弟子,跪不着他们,便只能跪掌门空位。

    人虽是跪着的,身姿却依旧挺秀如竹,谢九清冲着主位淡淡开口,“恕徒儿直言,扶华仙尊不能下嫁魔道,因为弟子早已与师尊私定终身!”

    这话一出,四座皆惊。

    闲散执事第一个坐不住跳了出来,“放肆!天下苍生面前怎可顾忌这等儿女私情,且师徒之间私相授受成何体统?念你年纪尚小被迷惑也是正常,现在收回你的话,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他虽然只有金丹修为,但位列四大执事之首,宗门中的大小事都有一定话语权。

    广云仙尊倒是没什么过于惊讶的表情。

    早在谢九清从清水境出来那日他就知道,樊光尊者的疗愈手段只能清除其体内余毒,并不能让人断情绝爱。

    谢九清百年来罕见的天灵根,只要他心思纯正,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其他方面宗门都可以装糊涂。

    可万事好商量,现在如此轻率的把这种丢脸的事摆到明面上,饶是他也没忍住,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逆徒,你住嘴!”

    这一击用了足足八成功力,化神期的这一掌不容小觑,即使大部分力道都被桌子承受了,还是有余力朝着谢九清去了。

    谢九清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鲜红。

    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因为这抹红变得有些诡丽,身躯却稳如磐石未动分毫,“弟子今生非师尊不娶,内心只欢喜他一人,倘若你们非要师尊嫁予魔道,弟子便当地自废修为,以死谢罪明志!”

    说完他重重磕一个响头。

    再抬首时额角多了一块硕大的淤青。

    虽然凤墨声早有准备,但谢九清额角碰在青玉石那记重重的响声还是令他心惊胆战。

    谢九清说的话,字字句句掷地有声,这不像什么权宜之计,更像真的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凤墨声一时心中复杂,不知是何滋味。

    就在他想做些什么的时候,广云仙尊像下了极大决心般突然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