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64.多日不见,师尊不认识徒儿了? 第(1/1)分页

64.多日不见,师尊不认识徒儿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对方身旁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名唤玄羡。

    “师叔,师尊这次回来还会离开吗?"

    上届的拜师大会中,他是灵根天赋最佳的弟子,原本是要拜入上真掌i们下,中途被闲清上人塞给了凤墨声。闲清上人觉得凤墨声清白自然,不骄不躁,最适合带刚入门弟子。其实,聆听几年道法先修身养性在做其他修炼也不迟。,玄羡开始不知所以然也怨怼过,但后来见到凤墨声他又不这么想了,扶华仙尊是这世间最好看的人, 对方身上总有一股悲悯的温柔,对人对事都很温和,相处起来没有任何距离感。

    他控制不住的心生倾慕。清净子没想到素日眼高于顶的小家伙,突然跑过来问他凤墨声的事,他停住脚步语气戏谑,“怎么,这就开始舍不得你师尊了?"玄羡突然不好意思起来,那张青涩面孔藏不住心事,徒儿便能照顾他了。这一趟去魔道定然受了不少罪, 他瞧着人又瘦了。子就笑,“也许如你愿!上真掌门罪过太大,可能要被废除修为逐出宗门,如此一来,门内能担此重任者屈指可数。玄羡闻言高兴的不知要如何是好,。 “那可太好了!徒儿现在就回扶华峰, 为师尊做好吃的,待师尊午睡醒来给他-一个惊喜。

    他早就发现凤墨声一直戒不掉口腹之欲喜食一些俗世美食。清净子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人已经跑远,只好摇头作罢。归一门的做派让人看不懂。

    谢九清本以为凤墨声会被当成叛徒抓回来,丢进魔炎崖,却没想到对方在i ]中地位比以前更甚。

    《玄清真诀》的事情他误会了对方,心中诸多愧疚。

    可这种愧疚只是一闪而过,蓦然间看到玄羡都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有种自己被欺骗的感觉。清静子从厅内出来原本要去静心阁,不过他临时换了个方向,选了通往灵园的那条路,像是早就察觉自己被跟踪一般,不仅不躲避反而为跟踪者制造“方便”。

    “出来吧。”

    他淡淡道。

    谢九清一怔,随即现了身,喊了声,“师伯。”

    正道虽被唤作“正道”,但大都是利欲熏心之人,他们在修为歧视上划分)的比魔道还要分明,披着羊皮行恶事。放眼望去整个归一门值得敬重的人不多,清静子算其中之一。人脸上挂着温和的招牌笑容, “魔君大人要问的事我无可奉告,你也不必忧心,时机到自然有分晓,只是我想劝你,凡事三思后行,珍惜眼前人。"不是他不说,是不能说。

    十几年前,归一门留仙台;下也是他这样多了一嘴,害了凤澜歌跟凤墨声。

    他修为还没有达到能一看到底的程度,不想再造业障。再者,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说与不说,又有何用,不如顺其自然顺应天道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说完,转身离去。谢九清没有阻拦。

    因为他知道,清静子这种心境淡泊之人无欲无求,不想说不想做的事再如何逼都没有用。

    “凡事三思后行,珍惜眼前人......."

    他还未开口对方就说无可奉告,对方真的知道他想问什么?

    还是这三言两语只是用来搪塞敷衍之作。如今的归一门对他来说已毫无留恋,他直奔扶华峰而去。.....扶华峰景色依旧,只是不见故人。凤墨声离开后所有弟子们都被遣散,本以为这里会变成一座无人打理的“荒山”,可出乎意料,洞府比他在的时候还要干净整洁山茶花开的遍山都是,香气扑鼻,若没有护山阵法恐怕整个归-门都会变成茶花饲养基地。他,

    上真掌门为提高修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修炼魔功残害同门弟子,樊光尊者-怒之下将其废去修为跟他的小弟闲散上人-起赶去魔焰崖,每日遭受魔焰灼身之火,直到寿元耗尽。据说经此事件,归一门老祖很看重凤墨声,从不过问俗世事务的人亲自下命令封掌i ]之位。凤墨声不看重这些,但樊光再三请求,加之他觉得自己是将死之人,不用跟i ]内其他弟子一样紧迫修炼,为众人发挥最后的光和热也好。再说,他做了掌门,正道联盟应该不会轻易跟魔道打起来,谢九清也能安心修炼。一举多得。

    凤墨声将面前灵果往前推了推,桃子低首,不明所以然,不过这灵果看起来红彤彤的,确实喜人,于是她就拿了一个啃了一大口。一侧笑嘻嘻, “果然,只有吃的才能堵住师姐这张嘴!"

    气氛有一瞬的沉寂。桃子:

    ".......

    “好啊,你们师徒二人联合起来欺负我这孤寡,还有没有天理啦! "说着她又指了玄羡脑门骂, ”小没良心的,当初你师尊离开的时候你跑我这哭我还安慰你来着,现在你师尊回来了你翻脸不认人,你这跟你当初谢师哥有什么区别啊?"说完她自觉错话当即捂了嘴。

    凤墨声皱眉,“你说什么?小九他怎么了?"

    他还是挺担心对方的,想着这边事情已解决空下来就回去看看。

    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如何了,渡劫应该是顺利的,否则早就有消息传过来。子又狠狠啃一口,“他能怎么,他在他的魔界还做着那高高在上的魔君呢,你惦记他做什么?我说,你被他带去这才多久啊,眼也瞎了,都瘦脱相了,以后不要再见他了! "对面人就沉默。那副凄清模样看的她骤然心软,“哎呀,多大点事啊,就是以前你被噩气缠身昏迷那会儿,谢师弟有次喝醉就哭啦,但那是鳄鱼的眼泪,你千万不要相信!而且,她怎么知道谢九清那张嘴喊的是凤墨声还是凤澜歌啊,对方可是有两位师尊的!

    刚说完她又后悔了。完蛋了,她想着,这心善系天”下苍生的扶华仙尊又在脑补徒弟对他情深义重呢,那是他没看过凤澜歌生病时谢九清要杀人的模样。桃子觉得很烦,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她起身,

    一点都不好玩。渐凉,吹起满地枯叶。

    天元丹的副作用很快显现,才刚吹这么一会儿凤墨声就开始咳嗽,喉头涌起一股腥甜。,

    他知道这是血。抿抿唇几番用力才咽回去,玄羡在这儿,吓到小孩子可不好。可玄羡何等敏锐,意识到可能是天凉,贴心的帮他披了件外衣。

    他早就发现了,凤墨声又瘦还体弱,这不像一个健康体魄的修仙者,像带着什么,内伤。凤墨声摇头,“为师无碍,只是有些着凉.....你过来扶为师一把......” 身体的状况让他自己都感到震惊,怎么发作起来连自主行动力都没了,这不行,他得想个法子,至少让自己看起来跟常人无异,否则会带来很多麻烦。玄羡应声过来搀扶,可人刚起身就因为脱力直接滑了下去,玄羡-把捞住,才避免人受伤,“师尊,你怎么了?徒儿这就去喊清净子师伯来为您诊治!"

    他嫌麻烦,直接将人一把抱进了洞府。

    凤墨声觉得很不对劲,他的身体不光是因为天元丹,好像还有了一些别的变化,这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别去...为师是...气血不畅...你回去, 为师自己做几个大周天循环就好了....."玄羡担忧但他明白在这反而会打扰凤墨声清修,于是一步三回头的撤了出去,不过也没走远,就在洞府不远处守着。

    人刚走,凤墨声直接倒在了石床上。热。825360184

    体温在急剧上升,小腰处涌起- -阵阵难言的汹涌感。

    “呃......0阿........"

    他抓紧被子,难过的眼角氤染了红。

    下一刻衣领被重重提起,熟悉的竹香味涌入鼻尖。

    模糊的视线之中倒映出一 张精致极具攻击性面孔,漂亮的凤眸匿满凉薄。对方的冷漠让他莫名发慌,“小九....."谢九清笑,将人一把拉到跟前,两张脸近在咫尺,二人鼻尖对着鼻尖,“伴左右,不过师尊别忘了,那小畜生可还在本座手里,师尊真的不想要它了?"本对于《玄清真诀》他误会对方一-事是有愧疚的, 可他看到玄羡跟凤墨声那样亲密接触,脑中负责理智的那根弦瞬间断掉。

    他在害怕,他害怕凤墨声做了掌i ]身旁有比他更懂事的弟子就会不要自己。

    他不敢深想,他选择用最快能收到成效的法子逼迫对方屈服,回到原来的位置。

    凤墨声不明白,他做这一切明明都是为了对方,为什么还要遭受这种漠视,望着眼前这张脸,桃花眸中泪水滚滚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