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74.你又想做什么? 第(1/1)分页

74.你又想做什么?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影奴带着魔兵卫去净月地抓人,本不想惊动凤澜歌,可那小侍女尖叫的哭声太过于刺耳,待他想施静言术时已经来不及。

    “仙君大人,奴婢只是一时糊涂,看不惯寝宫那人日日霸占着魔君大人这才出此下策,奴婢并没有要害他的心思,他一一位仙人如何能受奴婢迫害呢,仙君大人救命!明明是一介弱女子却很有力气,就算被两名魔兵钳制住,也极不安分。

    凤澜歌见此情景皱眉, “小九让你们到本尊这抓人,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本尊一声?"

    他知晓事情原委,有心要袒护这小侍女,却也不能做的太明显,否则只会下石。影奴只好垂眸低首道, “是魔君大人怕打扰您休息,况且她做的事情与您无关,没必要污您耳朵。”

    言语间不卑不亢,虽恭敬谦和却没有半分退缩。

    凤澜歌知道影奴不带任何个人情绪,只听命谢九清,他在这儿追究没多大用处,反倒会搞的自己难堪,况且确实是侍女有错在先谎报自己病重,“她虽做错事但也错不致死,你们要当差本尊不拦着,这事儿本尊自会跟小九说。"影奴听完二话不说,带着人退了下去。净月地的小侍女见此纷纷吓得面目苍白,她们一直以为寝宫里关着的那位顶多算是一 个任其玩弄的禁脔,没想到会得魔君如此重,视。

    凤澜歌缩在袖袍中的手攥成拳紧紧的,在心里暗暗想一定要把这个侍女救出来! 旁人都会以为他跟凤墨声没区别,甚至凤墨声还会威胁到自己地位。

    反正凤对方已时日无多,那他便跟对方比命长,他也可以再自断一条经脉造成药石无医的假象依百顺,凤墨声死后他再恢复正常神不知鬼不觉。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将魔医招来。

    此时的魔医大都在寝宫中耗着,凤墨声身:子比想象中的还要虚弱且脉象紊乱,更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一个月身孕。

    他们这里最精通闺中秘术的便是金尘秘医。煎药空档一群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成群结队的过来问他,“男子也可有孕?"如果是某些罕见的兽类还比较容易接受些,但是在人的身上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男子承*欢与女子肯定不同,关键是生也没地方生啊!尘行医百年就因为擅长这闺中秘术没少遭遇挤兑,名声待遇事事都不如自己的师兄木尘,如今被如此众星捧月般他突然觉得扬眉吐气起来,“从理论上来讲,男子不能够生儿育女。但若得过某种机缘,服用过某种丹药或许就能。”

    虽然这种丹药他也没见过,但能怀孕的男人肯定跟正常男人不一样。

    其中一人一捋胡须点点头,“金兄的意思是,男子可通过一些外力原因改变体质从而拥有女子的生育能力?”1

    “如果是这样,是否也可以服用某种丹药产生有孕的假象?万一,这位仙君的孕体是假,他只是中毒所致。"

    众人听这话纷纷一怔。

    “哎呀,这话可不敢瞎说啊!

    他们魔君大人喜怒无常,指不定那句话就惹祸上身,脑洞大开的那位当即闭了嘴,众人一哄而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此时,角落中看药的木尘陷入沉思......

    他想起来自己前段时间研究过这种丹药。

    .......如今的寝宫笼罩着一股低气压。

    凤墨声刚喝过药,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发呆,蓦然间想起什么用手缓慢的搭上小腹,“兔子,你还在吗?”

    他的嗓子这两天才稍稍好起来,但还是嘶哑的,不过至少能够与人正常交流。

    [我一直在的宿主大大!]好家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星际时间已经是八天后。

    这八天不用想,肯定主角又在酿酿锵锵所以系统自动启动了休眠模式。

    “你相信,男人能怀孕吗,不然你帮我查一下资料?"

    这八天他也没有正经醒一回,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现在科技虽然可以通过移植胚胎让男子怀孕,可这是在古代,而且他没有在书里看过男子能怀孕的先例。兔子一点都不惊讶:[宿主大大,我们是穿书而来,一般每本小说中的设定都会不一样哒,像是,都有生殖系统负责繁衍后代,男孩-子能怀孕这并不稀奇,咱们这又是玄幻分类的,所以大概是真的......]

    身为一枚博学多识的系统,它对各类书籍有着比较详细的了解,它听说过男子能怀孕,但没亲眼看到过,现在觉得满新鲜奇妙的就是不知道从哪生......开始的时候,凤墨声也觉得震惊、不可思议,后来又觉得很奇妙,惊喜又害怕。人常说宝宝是生命的延续,待他死掉以后宝宝可以继续在这个世界生活。担忧也随之而来,他不能带走宝宝,星际只会接受一个魂魄,像这种属于外来物种,进入隧道会直接化成齑粉,他现在还要拼命想办法再活一年把宝宝生下来再说。1292615

    可谢九清现在又不相信这是他的,想来想去他还是得把这件事查清楚。

    只是从哪开始呢?

    他陷入了沉思。

    兔子皱眉:[唉,宿主大大你还没死心呢!]看着人身上这些青紫很明显被凌虐过,以前一一心一意的喜欢渣男,现在又踹了个崽更加不好跑路了。

    不过,道体被破,死是早晚的事,它安心等待就好。海棠纱帐微动。

    首先入目的是那具开满红梅的无暇玉体,对方的头发也很漂亮,乌黑柔顺有光泽,垂下来时如瀑布一般,这幅身体比女子还要娇软柔若无骨,却又不失男子的棱角,柔若无骨当真令人爱不释手。九清仗着凤墨声眼睛看不见,给他穿的衣裳都是一些半透的薄衫,这具身体又太白净,弄出点痕迹就很显眼。

    自那夜后额间还多了一枚莲花印记,容貌愈发芤丽。

    凤墨声是背对着他的,听到动静挣扎爬起来,大抵这几日是真哭狠了,眼睛到现在还红着, “小九,你先放为师回去,改用丹药修炼,为师想把事情查清楚。"以他现在的立场,被破了道''体宝宝也不知道是谁的,似乎没资格怪对方。

    但他也不能继续待下去,对方对这种事毫无节制,很容易伤到宝宝,而且喜怒无常,经常生起气来不管不顾。

    果然,谢九清原本淡漠的脸听到这话彻底阴沉下来, “想走?”

    他承认,得知凤墨声可能会死掉那一-刻他慌了,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他想着等人醒过来就对对方好些,孩子不是他的也不要紧,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安分乖巧就可以,前提是只能待在他身边哪里都不准去。

    可现在,对方毫无觉悟,嘴上说着喜欢身体背叛还揣了不知哪来的野种,现在想诱骗自己一走了之,这绝不可能。

    "师尊想带着这孩子跑路,想回归一门给帮玄羡修炼对付本座是吗?”

    话语间已然带上咬牙切齿的意味。

    凤墨声不知道谢九清为什么会这么想,“不.... ,不是....."

    他只是不想蒙受不白冤屈。漂亮的凤眸微眯,“师尊,本座说过,你若敢逃本座就踏平西川,将正道剿灭,还有那个玄羡,统统不放过,你若真可怜那天下苍生,可怜你这腹中野*种就安安分分听话! "野*种?

    “不是野种......是你的......"

    凤墨声以为,之前那都是对方的气话,谢九清喜欢自己,不会真的这么狠心。

    面前人口口声声的“野*种”让他整颗心都揪着疼。谢九清怒极反笑,对视,“本座忘了,师尊这幅身子与旁人到底不同,本座倒是很满意,想用哪就用哪,就是因为如此师尊才耐不住寂寞,浪*荡成*性、红杏出墙对吗?!"

    凤墨声一把打掉他的手,眼眶渐红。

    ”你闭嘴!玄羡没你想的那么肮脏!那汪眼泪积了又积最终滚滚而落, “既然你....觉得为师....不干净... .那你就别再拘着为师了.....你.放为师走,为师保证日后不再出现你面前....."

    原来对方一直都是这样想他的,一个身体怪异时时刻刻宣淫滥欲之人。

    谢九清每回听到“玄羡”这俩字都会失控,一字一句冷声质问,

    原本打算按兵不动,等玄羡自己露出马脚,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师尊还不知道吧,你那小情人玄羡已经到了无极魔宫,正想法子救你出去,你想见他,本座就i上你们见!本座相信,他见到师尊一定会喜欢。”对方话中有话,凤墨声一怔,惊惧的颤着声音问,“你、你又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