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38.打赏催更加字数了 第(1/1)分页

38.打赏催更加字数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凤墨声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虽然可能打不过,但谢九清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背上的唤魔剑像是呼应般,散发出-一层黑色的气力。

    他急忙将人拉住,“别去。”01115ko

    他去拉人,总算捞住对方一只胳膊,奈何对方抽身太快,最终变成只抓住几根手指。

    谢九清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温度是惯有的冰凉,彼此指尖触碰到的那一-刻,他脚步顿住,转头回握。

    凤墨声立刻如遭雷击猛地甩开了对方的手, “你先听为师说,半年以后才会办合卺礼,半年后你若修为比他高,自然就有话语权为师也就不用嫁了。’魏必极给归一门下套也是拿捏住尺寸的,就是看准归一门那些隐世的老家伙不轻易出山,如果谢九清能晋升炼虚,届时魔道自会权衡利弊知难而退。本来魔核也不是他偷的!

    谢九清是聪明人,一点就通,甚至会举-一反三,闻言望着他久久无言,“师尊是说,还会继续帮徒儿修炼?"

    凤墨声:

    .......*

    你在想屁吃!

    系统;

    [可行可行啊,你现在变成炉鼎了,快i上他吸你,等他到了渡劫咱们就能得到双倍任务积分,立刻启动结束模式回去啦!]

    "为师帮你那是因为在禁地中别无选择,你现在都出来了,以你天灵根资质为师相信,你可以在半年内晋升炼虚!"

    谢九清皱眉,

    凤墨声:

    “......"

    "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渣男!方才还说要为自己去砍死那群人渣,现在就拿修炼来威胁自己。

    谢九清见对方拂袖而去,急忙跟上, “师尊别生气,您不帮徒儿徒儿来帮您......"

    上回捡回来的小白狐凤墨声查了一下典籍,名字叫作天狐。

    虽然叫这个名字,但其实并不属于狐族,因为这小东西生来就会化形,既变成漂亮怕的小狐狸,又能幻化成幼童。

    似乎不是下界之物,这小玩意怎么,来的典籍上也没记录,上面记载了其唯一-的有点,那就是一一好看。

    现在只是幼体,长大了会更好看,可能连着主人一起变好看,其他技能目前未知。

    凤墨声:

    .

    再一次的被这种无聊的剧情恶心到。

    旁人捡到的宠物都是神兽级别的,比如人家男主的白虎蛟,可晋升成龙,多厉害呀!821573506

    轮到恶毒炮灰这就拉垮了。

    但是看这小玩意儿这么可爱的份上,那就算了,好看就好看吧,放在身旁养养眼也是不错。

    有次凤墨声喂饱它,它居然化成了五广\岁的小娃娃,扯着他的衣袖奶声奶气的喊,

    啥也不用干,这大胖儿子就抱上了,人生真的是奇也怪哉!

    只是可惜,这种美妙时光没持续多,久就被谢九清发现了,谢九清-把将小狐狸崽子拎起,言罢,一副落寞模样。

    凤墨声时常觉得这人有精神分裂症,平常冷着一张脸看着就不好接近,偏偏还会有这样柔情一面,还能适时的无缝切换,演戏都没这么逼真。

    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821573506

    小狐狸崽子被拎住命运的后脖颈,对方身.上浓重的魔气让它浑身毛发竖立,“爹爹救命,呜呜呜!"

    小东西看起来是真的哭,鼻涕一把泪一把,还捣腾着小短胳膊要凤墨声抱。没人能对“人类幼崽”狠心。

    凤墨声就急忙伸出胳膊去接, “为师没有冷落你,你吓到它了,把它还给为师。"

    谢九清将其往后一捞,凤墨声扑了个空,身体因为惯性前倾,直接扑进了对方怀中,下一-刻他的腰就被一只手臂环住,他刚想开口斥责,对方将小狐狸崽子一把塞进了他怀里。

    小狐狸崽子受到惊吓现了原形钻进了凤墨声袖口直接藏了起来。对方更加得寸进尺将他抱的更紧,“师尊,徒儿这几日下山为您找药草了,空青乌帮师尊找到了,其余两味天精、地骨只能从灵矿中寻。"

    问题是,归一门的灵矿因为紫i ]古与古月宗不满开采权,已经全部被禁止开采。

    想要拿到这两味药就得把灵矿开采权夺回来。谢九清又道,‘

    仅仅一味空乌青已经足够让人震撼。

    这味药草是实打实的稀罕物,千年熟一株,有价无市,半生兽都堪比化神大圆满修为,且不止一只。

    能修炼到化神的个个都是天之骄子,惜命的不得了,谁会平白无故去冒这种风险呢?

    凤墨声仅在谢九清面前提过一嘴,没想到对方就记在了心里,这种被人珍视的感觉间情感不抱期待的心大受冲.击。

    内心五味杂陈。

    以至于这次被抱完全忘记挣扎,“你.....你受伤了......."对方白色法衣肩头处被溢出的血渍印染成鲜红,醒目又刺眼。

    谢九清似乎也感到了疼痛,微微蹙眉,随即云淡风轻道,“这点小伤无碍,只是有些疼罢了,师尊若真担心徒儿就亲徒儿几下伤口便能好的快了。’那半生兽的毒液确实厉害,让平常的伤C ]痛感加倍,许多修为高的修炼者都难以忍受。

    谢九清说的是玩笑话,他不认为凤墨声性格如此执拗的人会这么,简单被骗到,他都做好了对方可能会生气他又要去哄的准备。

    没想到,凤墨声沉默了几秒,忽而抬首轻轻问,“真的吗?”

    因为太过于认真,那双敛净的眸子中闪动着细碎的光,表情略带些困惑与迷茫,竭力在想极品炉鼎真有这种作用?

    看起来乖顺听话的过分。

    感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谢九清眸光幽暗起来,低首扶上对方脸颊,轻笑了一下,回答,“真的。”覆了下去。

    这种柔软的触感,熟悉的香气仿佛又回到他们被关在禁地那段时间。,

    一开始谢九清还能把持住,力度不大,后来就开始粗暴,将人抵在墙角吻的七荤/ \素,站都站不住,“师尊一定要助徒儿修炼,不能嫁给魏必极,师尊要嫁也要嫁给徒儿。”

    凤墨声气喘吁吁的拒绝,

    道体破就死翘翘,谈恋爱什么,的这辈子别想了,他现在万分庆幸这只是一体书。谢九清一把抓住他的手,“师尊一日不嫁,徒儿就等一日,等到徒儿身陨法消的那日,如果师尊真的嫁予魏必极,那徒儿也不会再修什么仁义大道。”凤墨声:“........

    这算威逼利诱吗?

    男主要是突然黑化确实会很麻烦。

    兔子超来劲:[宿主大大你听到了吗?你要是不助男主修炼男主就要彻底崩坏了,要是男主堕入魔道何时才能飞升啊,为了咱们的任务,你就帮帮他吧!]

    它的思想中,走捷径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更何况他们又不是书中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任务,只要不伤天害理,接个吻,摸一下抱一下算什么呢?

    “为师帮你可以,但为师不是因为喜欢你,你可不要多想!

    凤墨声想通了,工具人就工具人吧,反正离开这本书之后啥也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上回谢九清为救他失踪以后凤澜歌对他有了敌意。

    这种敌意贯彻到方方面面。

    归一门到了一年一度的拜师大典。

    往年这个日子千里迢迢从各地赶来的散修与小型修炼世家送过来的弟子多到能挤爆宗门的召仙阁。

    今年,由于古月宗跟紫门古的崛起,骤减大半。

    不过依旧门庭若市,他们这些身为一峰之主的仙尊自然也会到场,修为高品性好者有优先择选弟子权,但像凤墨声这种纯粹来打酱油。

    凤墨声名声不好,成为仙尊后虽然也外出过几次任务, 但众人只以为他是走狗屎运才会完成。

    这么多年人还在练气,现在又跟魏必极那种大魔头扯上不清不白的关系,“凤墨声”这个名字顺势成为其他门派嘲讽归一门的所在。

    凤墨声不想来,而且他也不被允许收弟子,但又不得不做样子。

    他刚出现就遇到了凤澜歌。对方盯着他的脑袋一直看,半晌问道, “小九赠的?”

    这话问的突兀,凤墨声思考了好一 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应该是红绫纱, “嗯......"

    感觉气氛不太对劲,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能一个字蹦出来干巴巴的欲言又止。

    凤澜歌没再说话,似乎刚才之举只是- -时兴起的问话。

    来报名的弟子按照年龄灵根分成了一个小组,他们在测试灵根后还要进行小小的比试,当然,场中有高修为的执事坐镇,大家都是点到为止。但谁也没想到,一个几岁的娃娃突然被场中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扼住脖颈。

    “砰”的一声,那股莫名力量直接带着人破了防御阵飞向空中。

    周围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凤澜歌出手了,他一个瞬移绕到那孩子的身后,将其护在怀中与那股莫名力量对抗。旁人看不见那东西,凤墨声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一个牛头虚影的魔怪。

    似乎是属于低级鬼物一类,以他的道行-一眼就能看穿。

    这个东西看着挺厉害,挟持一一个孩子的同时还能逼得凤澜歌脸色苍白,体力不支。

    凤墨声知道再这样下去两人都可能受伤,联想到凤澜歌之前晋升的时候就受过伤,让谢九清担忧好一阵子他来不及多想,唤出召仙箭,瞄准那个黑色的牛头虚影就是一箭。金色的箭矢夹杂着劲风带着势不可挡的威力贯穿了牛头虚影。

    至阳物向来是鬼物克星,这一箭直接将虚影射散了,谁承想那虚影还有后劲,化成一柄小小的匕首冲着翔娃娃和凤澜歌就去了。

    再想击碎是不可能了,时间不允许。

    凤墨声立时飞身而起。

    他只想救人,干脆用手去抓那个虚影,想着自己道体之身不会有大碍,没想到那玩意锋利得很,困在他掌心将他掌心划出一道锋利伤口。

    剧痛传来,他条件反射般松开了手,那东西的时限也到了,彻底消失溃散。

    伤口流出鲜血顺着手掌蜿蜒成了一条红线。

    那边凤澜歌抱着怀中孩子千钧一发之际被谢九清操纵他发间的红绫纱稳稳接住1了两人。

    凤墨声才刚落地就被急吼吼赶来的上真掌i ]击倒在地,“孽障,你又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