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33.孽徒,为师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第(1/1)分页

33.孽徒,为师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归一门算半个道门,他们的法衣皆有驱邪避魔的作用,一旦失去法衣的庇护,魔道面前就如同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意识渐渐模糊之际,凤墨声依旧能感受到腰带被扯掉的瞬间,整件法衣失去束缚也跟着松松垮垮的滑落肩头。

    “住手、孽徒......为师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他已经睁不开眼,但还是不甘的反抗,有气无力的紧紧按住腰间,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谢九清的动作很快,只是在听到这声哽咽哀泣时候动作顿了一下。

    做完这些深深看他一眼,化成-道光消失在了原地。

    刹那间海棠纱帐散落,它们在半空中摇曳生姿,旖旎生香。

    魏必极踏了进来。

    意识彻底消失那一刻,他已经做好最坏打算。

    只是很快,便发现不同。

    他以为自己会昏睡过去,这会儿反而清醒些许,这种感觉类似于魂魄离开身体,他能看到自己躺在床上,也能看到周遭景象。

    他这才发现他的衣裳是干的,并没有想象中的衣不遮体。

    下一刻,有人将他小心翼翼的揽进了怀中,鼻尖充斥着清雅的竹香。

    谢九清捏住他的下巴强行将他的脸掰正, "师尊这番症状乃体内情*毒发作,是用药过少导致,师伯之前对徒儿说过,您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必须要发泄出来,否则会被侵蚀七经八脉,七窍流血而死,所以,徒儿必须要帮你。”

    凤墨声睁开望着他,双颊绯红,眸中一片困惑。

    对方不是要将自己送给魏必极?

    谢九清靠近他,低首,“师尊恕罪,方才纯属无奈之举,徒儿只是帮师尊把湿掉的法衣换掉,不。

    “徒儿现在已经进入你的识海,你只要不出声装作昏迷模样,魏必极不会对你做什么。"

    双*修也是有讲究的,过程中需要两个人都要保持清醒,只有这样体内灵力才能运转,达到吸取补给己身提升境界的效果。

    凤墨声咬唇,一直在念清心咒,纵然欲*火焚身,也能明白对方意思。

    他的躯体在外面,他的精神意念被扯进了识海中。

    只是这身临其境如在外一般无二二之感让他大受震撼。

    外头,魏必极一手汇聚灵力已经进入戒备状态,他走到寝床前,掀开海棠纱帐,陡然发现侧卧在床上双眸紧闭的人。

    他皱眉,自顾言语,

    难道酒量真有这么差?

    这么想着又伸出手去探对方的脉搏与鼻息,都很急促,除此之外一切正常,可以排除中毒。,

    鬼奴上前一步,“少主对奴才说,他前日已将扶华仙尊的药换掉,今夜是扶华仙尊的情*毒发作的日子,不会有错,还吩咐奴才为您备好需要的东西,主子要奴才就叫!醒扶华仙尊么?"

    魏必极摸摸下巴想了想,“先不用,你让人在外面把守,本座先观察一二。”

    为着这一日他布局了良久,不惜动用阵法让寝宫移形换位,不过也不着急,现在把凤墨声吃下去达不到最好的效果,他要放长线钓大鱼!

    识海中凤墨声心惊胆战,听到鬼奴要叫醒他,他便打定主意死也不会睁开眼睛。

    情*毒是一种非常难缠的毒,没有之最!

    饶是他身具道根也只能撑一小会儿,于是他干脆拽住谢九清衣角,“你.......2 ,法子可以让.....本尊昏睡过去......"

    他怕等下失去理智弄出动静会被魏必极发现。

    谢九清毫不犹豫拒绝,要发泄出来才能保住性命。

    “您现在动弹不了,就让徒儿来帮你。”

    凤墨声:

    ......"120 ccdf

    下一秒,他微微瞪大眼睛,瞳孔骤缩。

    “不、为师不要!你住手! "

    他抬掌一手汇聚灵力,却因体内毒素突然翻涌跟着瞬间消散,明明是要往下劈的攻击动作,临了因为四肢无力种种原因轻飘飘落下变成勾住对方脖颈。

    反成欲拒还应。

    谢九清开始不耐,眸光深沉,

    凤墨声气的全身发抖,就这么望着他,半晌泄了气。

    对方在威胁自己,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

    这种时隔久远的无助感,再次席卷那颗原本就脆弱的心。中浮萍,不仅经受风吹日晒之苦,还遭狂风暴雨雷鸣闪电, 易碎的嫩叶瞬间千疮百孔。

    “我,我不想.....这样....."

    即便知道对方为他好,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掉,语气哽咽隐忍到令人心疼。

    见人这幅模样,谢九清放缓了点语气, “徒儿此举并非侵犯师尊,你我都是男子,互相帮助实属正常,师尊不要纠结于此,还是先保住性命再说。

    他不是很明白,对方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严格论起来,这算不得什么,他也确实没做什么。

    这着实无奈之举。

    眼前景物不断模糊,凤墨声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大脑一片空白,眸光潋滟而迷茫,仅会仰头张唇粗重喘息。

    两片唇瓣像被雨水冲刷过的樱珠,水色浓艳、诱人至极。

    谢九清攫住人的下巴,强行将这张脸掰正,略微犹豫一下将唇覆了上去,堵住了那些还未来得及溢出的细碎鸣咽。

    明明只有一个人在跟情*毒做抗争,可最终搞的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因为难耐,凤墨声将对方法衣拽变了形,谢九清1还要在耳边适时提醒,“师尊,你不要出声......" 1

    汹涌而来的潮汐感让他近乎失去自制力。

    中途魏必极因为有事出去了一趟。

    凤墨声羞耻又无助的哭了几声,后而又觉得丢脸急忙吞下了眼泪,将脑袋死死埋进对方怀中不肯面对。

    月色缓慢褪去,天际翻出鱼肚白,茶花枝叶微微晃动,晨曦第一缕光透过枝叶缝隙降临。

    一夜的苦苦煎熬,凤墨声觉得也是时候睁开眼睛了。

    与其装睡要在识海中面对谢九清,他宁愿选择克服社恐面对魏必极。

    反正身上情*毒已经没了,青天白日的,对方总不能强迫他吧,若真被强迫他就自爆拼个鱼死网破!

    魏必极一夜未眠,已经在床边坐成了一座雕像。

    见人醒来当即凑上前, “你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对方看起来脸色憔悴,唇如雪,乌发却浓黑亮丽形成一股怪异的反差,给人一种易碎品的错觉,好像随时会消失。

    凤墨声忍住那股不适,轻轻摇头, “本尊昨日饮酒过多误闯此地,还请魔尊不要介意。”

    他说着,起身就要脚底抹油。

    谢九清的秘术有时效,时效过后就无法再藏身于识海,只能被迫现身。

    魏必极之所以没有察觉是因为男主修炼的功法牛X,假若他知道他儿子背着‘他跟他的炉鼎在识海中待了一夜,纵然他俩啥都没干那也没人相信。况且,这个亲爹向来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一旦如此谢九清就会陷入被动。

    凤墨声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严格算起来,对方做的一切都是为救自己。

    事实上,他低估了大魔头的厚脸皮程度。

    还没踏出门槛就被魔兵拦住。

    魏必极呵呵一笑,“仙尊何必着急走呢,你此次既然来我魔宫做客,就说明有心要与我相处,我们就该摒除-一切杂念静下心来好好享受只属于我们的二人时光。”

    好油腻的言论!

    大庆油田不过如此了。

    凤墨声被这番言论油的生理不适,却还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可最终,不管他怎么说,说破了天,说出了花都没用。

    对方坚持不让他离开寝宫半步,最终他只得先用迂回的方法,说要去泉池沐浴更衣祛酒气,这才得到了小一会儿的独处机会。

    ......

    清池出芙蓉,袅袅天际去。

    他们昨夜看到的蒸腾雾气都是从这个池子冒出来。

    这种玩乐的奢靡设施像他们归一门可没有,不得不说魔道顶会享受。

    凤墨声直接一头扎进去,环顾四周确认无人这才悄悄对谢九清说,

    话音刚落,白光进现,一眨眼泉池中多了一个大活人。

    因为动用秘法,消耗灵力过多,谢九清脸色也很差。

    经昨夜一遭,凤墨声在面对眼前人只有说不出的别扭,于是他就将头扭向一旁,“他不放我走,我想办法引开他,你自己想法子逃出去。”

    这一趟来了个寂寞,一事无成反遭囚禁。

    谢九清却很执拗,

    凤墨声:

    "??

    你是傻*逼吧??

    他刚想开口劝,一字还未出口,异变横生,上方的纱帐遭法术攻击全部零落成碎片。

    紧接着魏必极愤怒的闯进来,‘ "本座就知道这里还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