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90.只有一个办法(修) 第(1/1)分页

90.只有一个办法(修)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暗中黑影一顿。神识放出,确认周遭再无其他人后现了身, “小子,你年纪轻轻有几分眼力,比那些老眼昏花的老家伙强不知多少倍,不过话不要说太满。

    “

    他飘在半空,即使现了身形仍旧与漆黑的夜色相融,普通修士只能看到一片虚无,丝毫分辨不出那儿还有人。

    玄羡就笑,“何必呢,你若杀了我谁还能帮你报仇,你以为正道联盟都是傻子么,魏必极前辈?

    如果他猜的不错,弟子失踪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位大名鼎鼎的魔头,魔道的上届主人、在正魔大战中逃跑的那位。

    此人被废修为后应该是修炼了某种逆天秘术变成了鬼修,故而不再需要灵根,只需要吸食同阶弟子的功力便可晋升。修真界中诸如此类的邪门异法多得很,一旦沾染就意味着与大道无缘,多为走投无路之选,魏必极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接下来要做什么就更好猜了。魏必极见自己身份就这样被轻易戳穿顿时警觉,‘你能帮我报仇,你此言当真?"

    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受到的屈辱,谢九清竟敢当着他的面与他的炉鼎双修,后而断他经脉让他沦落成一个废人,此仇不共戴天,总有一日他要重回魔宫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玄羡挑眉,“自然,正道联盟明日便会动身,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你帮衬一二。之前那些失踪弟子的遗物你应该还有吧?"谢九清的罪名需要坐实,光凭他一面之词太没有说服力。方修为高深,随时都有晋升状乘的可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若/ \卦封魔阵不能镇压届时要请各大i ]派老祖出山一起剿杀所以在证据方面也要下功夫。

    天底下竟有这等好事?魏必极自然惊喜万分,只是他做事向来谨慎, “你与本座无亲无故为何要帮本座?"

    正道联盟将自己所做一切都按在谢九清头.上时,他高兴了好一阵,既然有人替自己顶罪他决定再过份些,于是就把注意打到了正道赫赫有名的天赋弟子身上,没想到反被对方抓了个现行。不过他并不害怕,若打起来虽然不能做到一击必杀,但逃跑没问题。玄羡只是轻飘飘问了句, ”除此无条件相信本尊之外,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确实没有。魏必极要凭借自己修为报仇那得等到猴年马月,虽然他不想承认,吸食了这么,多弟子的功力到现在才堪堪化神大圆满,但谢九清却已经快到大乘,两人之间的实力悬殊天差地别。在还暴露了,这对处在困顿中的他无异于雪上加霜。

    “好,本座就信你一回,不过你要用心魔保证事成之后不能干预本座重回魔界! "

    此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简单的是他在魔界恰好有以前老旧部,潜伏的很好到如今也没被谢九清抓出来。难的是要背水一战,经此事件暴露是肯定的。

    不过,这已经是仅有的机会,错过不会再有下一次,所以他打算试一试。玄羡见人上钩也不再多说什么, “魔界的事与本仙尊无关,但正道联盟攻入无极魔宫的时候本仙尊要看到失踪弟子们的尸体,否则到时身陨魔界的便会是你魏必极。"说完他淡淡一笑,转身离去。也顾不得再打旁人注意,从怀中掏出传音符身形一闪,转瞬到了山门外。千里之外的太阴宫。宋茵茵哭的梨花带雨, ”小九哥哥要娶魔后了,他居然要娶-一个正道之人,这传出去让我们魔界日后如何立足啊!"言罢她恨恨跺脚,恨不能现在就冲进无极魔宫将凤澜歌大卸/ \块丢进万妖荒里喂食人花!太阴老祖手中捏着一枚金光闪闪的符?, “怎么,你就觉得那小子那么好?这辈子非他不嫁啦?"谢九清在修炼上确实是万中无一,但太过于儿女情长,根本不堪当魔界之主重任,再这样下去,魔界基业恐怕又要毁于一旦。宋茵茵可没这么多想法,她只觉得谢九清哪都好,唯一 不好便是偏好男子,“爹爹,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让小九哥哥不要娶那正道之人,把魔宫那两位赖着怀走的狗屁仙君给驱逐出去!"听说那两位都病病殃殃的,但怎么,就是不死呢!老祖意味深长看她一眼,“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了。正魔交战时你可以将这储物袋中的东西故意洒出来。"说着将手中之物直接抛了过去。宋茵茵打开,发现里面就是些破烂的灵器法器还有什么,残本功法,但一看名字种类就是正道的,她顿时兴趣全无,“这个有什么作用?"看起来像死人的东西,拿在手里都觉得晦气。她皱着眉头仔细看了又看,忽而联想起来前段时间正道弟子莫名失踪一事,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爹爹,你这是要我栽赃陷害魔君大人?"

    这些东西要是故意漏出去, 正道联盟不跟谢九清拼命才怪!那到时候可就不是儿女情长,是正魔大战,是你死我活!太阴老祖呵呵一笑,“瞧你那点出息,你先把这东西交出来,待正魔之间关系紧张后,放出风声,那二位如何都在魔界待不下去了,再待便是同流合污,等他们一-走便随意找个替罪羊把这事抗了,魔君修为已有分神大圆满,正道联盟也只能认栽。”

    这个理由其实有些牵强。不过他清楚,他这闺女看着古灵精怪实则心思单纯,想不到太久远的东西,旁人若是先入为主,她便很容易被旁人思想左右,尤其是自己这个做爹的。不过涉及到谢九清,宋茵茵还真不似往日那番冲动。她沉默半晌,“可是万一那两位脸皮厚的堪比城墙,那此举不是多余么?"

    不行,她不能这么做,这太危险了。

    再说,那正道联盟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轻易善罢甘休?她可听说,正道各大门派底蕴丰厚,什么大乘渡劫的老祖都有,若是惹急了他们出山,那整个魔道都没了,更别说其他!太阴老祖面色一僵,眸光幽深,“这更简单,你过来爹教你一个好办法,既能除掉正道那两位腌蒎货色,又能让魔界撇清关系。" 茵好奇凑上前,越听眼睛越亮,片刻之后嘴角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愧是爹!姜果然是老的辣!"

    ......

    凤墨声意识浑浑噩噩,感觉整个人飘在空中。

    一会儿梦见自己回到了前世,弟弟刚出生那年。以前和蔼可亲的养父母逐渐换了一副嘴脸,开始处处挑刺,就连吃饭时不小心掉了一粒米都要挨骂很久,被骂完还会罚站。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可下次改正以后养父母总是会挑出其他新的错误。

    这样反反复复,他印象中自己总是在挨骂,然后犯错、改错,他很自卑觉得自己很笨什么,都做不好,一度十分抗拒与人交流。

    其实这些在星际受训的时候都已经治疗好了,但现在因为书中五感不能屏蔽,种种剧情导致与亲身经历一般无二,以前积累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整个人又变回了之前那副样子。踌躇,完全失去了主见。寒毒让宿主身体开始出现体温不稳,虽然一直被温热的灵力滋养,但似乎收效甚微,不过后来因为体内情*毒产生的热量遏制住了这种情况。

    凤墨声的魂魄游离到了体外,茫然看着男主抱着自己躯体进行救治。意识中兔子吓一跳:[宿主大大,你魂魄怎么,出来了?你快进去呀,你还没死透呢!]虽然看着不太行了,可还没断气不是?而且,只有宿主因为剧情原因导致的死亡他们才可以回到星际,现在那具身体明显还有呼吸,人根本没死,如果到了限定的时间凤墨声还不回去,那书中原有的角色就会变成一个活死人,凤墨声的魂魄也会一直持续这种状态。

    凤墨声看它一眼,“我...我不想回去....."

    他很难过,但是又不想死,因为死掉身体也会死掉,宝宝就没有了。

    如果他的身体活着,腹中宝宝也会继续成长,他就不用再面对那张让他崩溃的脸。虽然现在不是时候,但兔子还是礼貌问了句:[你要不要来份心理诊断题啊?]这位宿主因为之前生长环境的原因,有些精神问题它是知道的,但星际的医疗水平堪称数一数二,一般治愈以后复发的可能性很小,像现在这种情况它都没遇到过。

    凤墨声不说话,只点头。

    兔子有些崩溃:[算了,你还是别做了。]

    做了也没用,这里不是星际,就算查出啥毛病也没有心理医生和治疗仪器。

    [你要是不想再见到男主又想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你干脆死掉好了,不过......]那就这么死掉了,万一身体被一把火给烧了,那还不是同样结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