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人迷师尊他修无情道 > 12.徒儿用嘴渡总行了吧? 第(1/1)分页

12.徒儿用嘴渡总行了吧?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嘀——当前舍身奉献人设剧情进度百分之四,当前系统自动修复进度百分之九。】

    以上,关于魏必极这个人物的讯息,演变成的记忆碎片同样被凤墨声接收到了。

    不过,他能看到关于男主的剧情还要多一些。

    谢九清自幼丧母,幼时曾被丢进恶狼窟,一夜不死被捞出,原因是魏无极身边受宠的小妾犯了恶疾,需要一具天魔之体做容器,用魔门秘法将体内的阴毒渡过去,而谢九清恰好就是。

    令人没想到的是,阴毒入体以后跟体内作乱的魔气势均力敌,反而保持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只不过每到月圆之夜,这两股邪气都会冒出来控制他的思想,他整个人就会失去理智,变得阴戾嗜血。

    再后来,一系列男主光环加持,谢九清跑了出来,拜在正道门下。

    凤墨声看完觉得男主太可怜了,没有亲妈,舅舅不疼爹爹不爱,比自己还要可怜一百倍。

    所以,这本书的主旨是励志性的?

    受尽欺凌的魔道之子拜入正道门下,受正气熏陶,匡扶正义,带领正道征讨魔道!

    这么一分析,收留谢九清的凤澜歌对其有天大恩情,所以对方出事的时候他愿意舍己身去档六级妖兽。

    窗外雨还在下,竹林中的低矮灌木花被绵密的雨水冲刷的更加鲜艳,有些花瓣零落在地,颇有诗情画意。

    止痛丸失了效,消失的疼痛一股脑冒出来,全身处的每个关节都好像被魔炎灼烧,痛的他冷汗直流。

    系统在一旁哔哔哔:【宿主抱歉歉,因为系统故障五感功能缺失不能调节,不过没关系,只要接下来的切磋大会你能拿到好成绩变成名副其实的尊主,跟那些执事平起平坐就不用再受他们欺负了!】

    怕是整个穿书局都找不出来第二个像他这样落魄的员工,凤墨声恨的咬牙切齿,五感不能调节让他充分理解了修真界的残酷,等他能从床上爬起来,一定要把这群反派的狗头摘下来削成花盆养菊花!

    系统与他心意相通,兔耳冲天:【您千万不要黑化,高光打脸的任务是主角的,您只是个恶毒炮灰!】

    去你妈的恶毒炮灰!

    凤墨声心想。

    虽然不知什么原因,修为还卡在练气,但《玄清真诀》中的九字真言他已经练会基础的五个,肯定是要实践,否则上了战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其实他现在就感觉自己快死了,疼的要命想拿头撞墙。

    一想到往后阴雨天会受这种罪,就绝望。

    竹门“吱呀”的声音传来,很轻微,耳边一闪而过,听不真切。

    谢九清缓慢踱到床前,顿了顿才开口,“师尊?”

    他总感觉,这个人进这一遭魔炎崖之后,变化明显,但要是仔细瞧又好像还是原来的样子,而且修为又停滞不前,就很奇怪.......

    是得了机缘吗,还是吃了美颜丹?

    此时的凤墨声没有力气应声,他正调动全身心力对抗这种痛苦。

    床上人蜷成一团,贝齿咬朱唇,冷汗淋漓,身上白色法衣湿透,孱弱姣好的身姿一览无余,乌黑的发同样被打湿,覆在脸庞叫人看不清表情。

    应该是挺疼。

    据说那魔炎崖自宗门建立之初就在。

    是上古真神为了剿杀凶魔而留下的火极法阵,虽经历漫长岁月威力削减,但依旧能生生不息的燃烧到现在。

    谢九清上前俯身,“徒儿这有止痛药丸,师尊吃下去就会好。”

    少年清冽的嗓音中带着些许柔和,像潺潺泉水,这不禁让他想起刚穿过来的那日,若是去看那张脸更会蛊惑人心。

    凤墨声才不上当!

    他死咬住下唇,“为师不吃!你.....给为师滚出去!”

    呜,他都要疼死了,怎么可能不想吃,想吃的要死了!

    但是,恶毒炮灰是因为男主受的罚,而且这个人设死讨厌男主,不能够对方给点好处就贴上去摇尾乞怜。

    主要他还有别的心思,他一定要趁现在从男主嘴里套出OOC的原因。

    否则寝食难安!

    谢九清微微皱眉,似是没想到凤墨声有这等傲骨,“师尊可是怕徒儿在药丸里下毒?”

    凤墨声:“.......”

    这不是他想听的,但接近了。

    他想着说点什么刺激一下对方,但身上的疼痛让他很难分心,头一偏咬住下唇的力道又加大了些,“谁知道你会不会?”

    气氛有一秒的沉寂。

    浅色瞳仁中幽光闪动,“那徒儿先吃一粒师尊再吃。”

    “谁知你哪粒下毒了?”

    凤墨声为自己的超常发挥感到兴奋,工地里那抬杠的也不过如此了!

    谢九清缓缓道,“徒儿跟师尊共服一粒药丸,徒儿先将它化开再用嘴渡给师尊,这样师尊就能相信了吧?”

    凤墨声:“?!”

    因为太过于震惊,他转过头来盯着对方瞧。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双红成兔子的眼睛,水光潋滟,欲色生香。

    挺翘的鼻尖覆了一层薄汗,姣好的唇上齿印横生,因为被咬的太过用力已经高高的肿起,缀在巴掌大的小脸上像一枚熟透的樱桃,太过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含在嘴里舔吮咬弄。

    他发愣的功夫,一双有力的手环住他的腰顺带着将他的双手也环在里头。

    凤墨声整个上半身都靠进了谢九清怀中,对方还能趁他不注意用另一只手撬开他的下巴,把药丸塞进去。

    苦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被阴了,舌尖死死抵住对方指间药丸不肯吃。

    既然不能说话,就用行动反抗!

    身后人靠近,在他耳边诱哄般地轻声,“师尊是不是想知道,徒儿为何会同意拜师?”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后颈,像羽毛挠的人痒痒的。